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怪產/莫名其妙的私設]唇膏

注意!!!!!注意!!!!!!!!!


部長x女性角色描寫

這名女性沒有指定對象,可當作紐特性轉,也可以帶入你喜歡的任何一個角色

總之就是浸泡在BL裡久了,偶爾也想來一點BG

身高私設有

其實我只是想寫部長很蘇的男友力而已(靠

確定可接受後再入內喔XD

.

,

.

.

,

.

.

,

.

.

,

.

.

,

.

=====================================


飄落夜空的細小雨滴乘著春季夜晚停不下的風,灑落青蔥但顯得稀疏的庭院。灼灼閃耀的燈火是夜空中落下凡間的星子,穿梭在香水醉人的氣韻間並流連在剔透的酒杯邊緣。

巫師的舞會比之莫魔的宴會多了魔幻華麗但沒有少掉哪怕一分的暈人貴氣。

帕西瓦‧葛雷夫站立在賽拉菲娜主席的身側,距離上位者半步的距離,是那樣的恭敬謙遜,但又是那樣的穩重不動,氣勢沈靜的流動在寬廣的舞會大廳。

所有人都被他盡收眼底,只要有一絲不服女主人的情緒挑動,他都可在下一瞬間化身黑暗中的凶利爪牙,在成為危機前撕碎那個芽苗。

他在搜尋,不僅僅是那個不該存在的芽苗,還有應該在今天聽到達莊園陽台的美麗白鴿。

賽拉菲娜偏過目光,微微勾起的唇角高雅莊重,只有她的爪牙看出隱藏在那細小弧度裡的調笑。

「別看了,梅林的小女兒在那裡呢。」主席的聲音難得的愉悅。

然後帕西瓦就看到了,女子身著繡上天藍絲線的白色晚禮服、挽著她兄長的手,緩步踏進舞廳。

戰爭英雄的氣勢如出鞘利劍,張揚狂放卻又熱情如火,流暢自然的跟在場所有的國會高官、商界要角噓寒問暖,完美呈現鬃毛獅王的不拘與霸氣。

他身邊的小姑娘就不同了,在兄長的襯托下顯得柔弱無助,半低垂的臉蛋上掛著完美到不見絲毫鬆動的笑容,但她的目光卻一直停留在裙擺邊的藍色花紋,就算偷偷瞄了一眼跟她搭話的對象,又馬上收回目光死盯著裙擺看。

帕西瓦在內心嘆息。

這個笑容怕是她為了今天的晚宴,對著鏡子苦練好多天的成果吧。為了幫助兄長完成社交任務,她願意練習成為合格的晚宴女伴。

對女子升起憐惜之情的帕西瓦,不否認心底還有點竊喜。

算算自從上次離別,兩人已有一年多沒見面了。

「去吧,我放你半小時的假。」主席女士一掌拍在安全部部長的肩上。

「妳什麼都知道。」帕西瓦笑道。

「對,我什麼都知道。」賽拉菲娜看著部下離開的背影,喃喃地說。

攔截往角落走去的老朋友跟女子,帕西瓦先行了個禮,接著毫不避諱的拉起女子的手,對西瑟斯投以微笑,「不好意思,人借我一下。」

西瑟斯在角落翻了一個白眼,揮揮手放棄跟這兩個人溝通,拿起紅酒自娛起來。

女子的臉紅了起來,但人乖乖的讓帕西瓦拉著走向無人的天臺。

站在月光之下,帕西瓦再一次體認到先人偉大的詩詞之美,就算是現在的自己親眼所見,也沒有辦法如此完美的描述月下仙女的美麗身姿。

女子臉上留有淡淡的紅暈,到了無人之地倒是膽子大了起來,笑著問:「安全部部長大人好大的官威,大廳之上把我帶來這裡是要秘密審問嗎?」

「那麽就好好回答,一年前消息都沒留下就從我眼皮底下溜走的人是誰?」帕西瓦與女子額頭相抵,深深望盡對方深邃的眼眸中。

他知道自己永遠會為了這雙眼睛淪陷。

「對不起。」女子吶吶的說,「那窩幼獸等不了,我只能偷偷的帶牠們回到英國。」

「妳這是在對安全部長坦承自己偷渡的罪行嗎?」

「……只有你,只有你可以。」

可以什麼,帕西瓦問都不問,直接吻上對方柔軟的唇瓣。

對方的回應讓自己更肆無忌憚的舔拭那片思念已久的唇瓣。

掏心掏肺,即使兩人的為了自己的使命生活在不同的土地上,但真心與坦承永遠會留給對方。

月光下,身後的燈火熱情燃燒,兩個身影相依相偎的為純淨的大理石地面留下成雙剪影。

時間流逝的很快,帕西瓦戀戀不捨的放開香軟的身軀,「走吧,我該把妳送回西瑟斯身邊,我可受不了一隻吃醋的笨獅子,還有一隻生氣的母老虎。」

才一轉身衣角就被扯動,讓帕西瓦疑惑的轉身。

女子不知從哪變出一隻暗紅色的唇——好吧這對任何一個女巫來說都是超級簡單的咒語——遞到帕西瓦面前,「我可不能就這樣進去,大家就都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基本上從自己牽著女子離開舞廳後十秒鐘算起,全美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怕西瓦在內心說著,乖乖地接過唇膏。

微微傾身,轉開瓶身抽出筆刷,刮去多餘的暗紅色膏體,一筆一畫,帕西瓦極為認真的替失掉色彩沾染的唇瓣抹上比紅玫瑰還要豔麗的顏色。

那小心翼翼的動作,極力保護的珍寶。

女子眼睛一瞬也不捨得移開,定定的看著男人的表情入迷。

完成任務,帕西瓦歸還重新旋上瓶蓋的唇膏,那表情像完成了一件堪比捕捉數百個黑巫師還困難的工作。

「走吧。」牽起女子的手,帕西瓦剛踏出一步又被女子拉回來,「怎麼了?」

女子掏出白娟手帕,輕柔的將帕西瓦拉近到與自己齊高的視線。

然後,輕輕抹上對方的嘴唇。

收回手帕,女子的眼睛閃過許久不見得調皮光芒,「你也染上顏色了。」



〈沒了〉


评论
热度 ( 5 )
  1. AlecNights紫芊 转载了此文字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