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海表/哨兵嚮導AU】Reflection 02之後的片段

警告!!

故事主線時間軸裡亞圖姆死亡確定、海闇前提的海表

含有大量哨兵嚮導私設

請確認可接受再入內喔

Ps.此篇的時間點在02跟03之間,「之後的片段」系列是用來補充Reflection的世界觀,多有自創人物

文章列表請走這兒→[遊戲王]文章列表

===============================


遊戲看著空無一人的走道,氣自己為什麼沒有把塔的地圖印下來隨身帶著。這棟建築物雖然名為「塔」但根本就是一個巨大的軍事基地,說它是一座城池要塞都沒問題。

「這裡是哪裡啊。」遊戲苦惱的看著前後左右的四個通道,「馬利克也真是的,一眨眼就跑的不見人影,現在我要怎麼回到醫護室啊?」

陷入茫然的遊戲盯著四個方向,兩個往上通往高樓,一個往下進入陰暗的地窖,還有一個在不遠處拐了一個彎不知是往上還是往下。當他決定靠著直覺挑選其中一個往上走的明亮道路時,一聲嗚噎傳進耳裡,讓他頸後的寒毛豎起。

「誰?」遊戲輕聲問。

聲音來自地窖方向,低低的像是悲鳴又像是痛苦的哀號。

遊戲循著聲音走下斑駁的石階,即使黑暗中看不到任何東西他還是試圖伸出雙手去安撫躲在黑暗中的人。

因為不能讓這個人自己躲起來哭泣,他要把這個人帶出去,不可以讓他獨自一人。

不知道為什麼遊戲就是有這樣的想法,而當他走進地窖聞到淡淡的血腥味時夠確信這種想法。

當痛苦的哀嚎變成防衛性的低吼,遊戲慌亂的說:「請不要生氣,我不是壞人,我是醫療實習生,我可以幫你,我......」

一股力道除然出現,用力拉著遊戲的右手,不由分說的把他整個人拖出地窖。

「你瘋了嗎?」與強大力量成反比的稚嫩聲音說道:「你媽媽沒有說不可以一個人進到黑暗的地方嗎?」

遊戲低頭一看,那個力大無窮、拉個自己的手都痛了的居然是一位年紀約十二歲的小女孩。小女孩順穿黑色帶有白蕾絲的洋裝,漂亮的像個洋娃娃,但最引人注目的是她有一頭漂亮的黑色長髮,前額跟耳後的髮絲是鮮豔如血的紅色,給人一種妖豔又純潔的視覺衝擊。

「可是有人在裡面,而且好像受傷了。」

「塔裡受傷的人還少嗎?」小女孩翻了一個大白眼,「那裡面的是一個哨兵,如果他自己要躲起來你就不要去找他,誰知道他現在還有沒有意識,萬一他失控攻擊你怎麼辦?你毫無疑問會被殺掉的。」

「可是也不能放著他不管吧?」遊戲又擔心的看了地窖一眼。

「我知道你是醫療師預備生,可是你未免也太博愛了吧?」小女孩放開遊戲,掏出一支棒棒糖自顧自的吃起來,「那個哨兵就交給我吧,我會盯著不讓他死掉的。」

遊戲狐疑的看著小女孩,小女孩被質疑得眼光盯到有點冒火。

「放心啦,我說不會讓他死就不會,有哨兵死在塔內會很麻煩的。」小女孩將棒棒糖咬的喀滋作響,「反正你現在也對付不了瀕臨失控的哨兵,交給我也省了一條人命。」

「真的?」遊戲不放心的又問了一遍。

「對啦!我就這麼不可信嗎?」小女孩眨眨眼,不等遊戲回答指著其中一個往上的通道說:「你往那個方向走就可以回到醫療室所在的大樓,然後記得不要再亂跑了,下次可沒有人可以救你的小命。」

遊戲最後放棄爭辯。現在的他的確什麼事都做不了,當初一股腦兒要把傷患帶回去治療的衝勁也在冷靜後變得細小。說到底他根本沒有辦法安撫住一個受傷且瀕臨失控的哨兵。

等到遊戲安全回到醫療室時,馬利克跟伊西絲已經等在裡頭了。

馬利克看到遊戲進門劈頭就問:「你跑到哪去了?」

雖然是某人跑得太快讓自己跟丟,但好脾氣的遊戲只是乾笑道:「哈哈有點迷路。」

「回來就好,到裡面去躺著,我要幫你背後上的傷口拆線。」伊西絲邊整理手上的器材邊說。

「不過你怎麼有辦法回來的這麼快?我記得你說你對這裡還不熟悉啊,我都差點要衝出去找你了。」馬利克說。

「啊,遇到一個小女孩,應該是哨兵吧?她告訴我回來的路。」

「小女孩?」馬利克疑惑的問。

「對啊,一個可愛的黑髮小女孩,額頭前的頭髮還是漂亮的紅色喔!」

連續「哐噹」兩聲嚇得遊戲從白色布幔裡探出頭,看著呆愣的伊休達爾姐弟。

「怎麼了?」

「遊戲你......」馬利克一臉複雜的表情,「你為什麼總是能撞見危險的大人物啊?」

「蛤?」


***********************


等到遊戲垂頭喪氣的背影消失在視線範圍,小女孩踏著輕快的腳步進入地窖,咬著棒棒糖涼涼的說:「恭喜活著回來,海馬瀨人,不想被看到這副慘樣所以一個人躲在這裡?」

「不關妳的事!」受傷的哨兵低聲怒吼。

海馬的身後出現一雙晶亮的眼睛,深藍如海的眼瞳散發殺氣,惡狠狠地盯著小女孩,似乎隨時準備撲上去。

另一邊,一對鮮紅的眼瞳在幽暗中亮起,隨著戾氣捲起冰冷的炫風,居高臨下的看著萎坐在地上的海馬與他身後的不明生物。

「雖然我建議你去讓伊西絲看看。」小女孩的聲音平靜但不容質疑,完全不受兩股殺氣在空氣中碰撞的影響。「但如果你堅持不跟遊戲見面我也由你了,只是你總不能一直拒絕醫療師的幫助。」

感受到主人的情緒,黑暗中鮮紅色的眼瞳不再殺氣騰騰,微弱的風徐徐吹起,緩解了哨兵緊繃的神經,傷口也止住不再流血。

「這樣暫時沒事了,但你要記著,我可以幫你一次卻不能每次都搞到這副模樣後要我來收拾。」小女孩的聲線裡多了份認真,「只要遊戲待在塔裡一天,你就必須面對他。」

海馬沈思了一會,「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我想你很清楚,不用我來說。」小女孩避重就輕的說完後拋出一個只有姆指指甲大小的磁卡給海馬,「你的下一個任務,給我活著回來吧。」

「單人任務嗎。」海馬的語氣完全就是一個肯定句。

「不然要我指派武藤遊戲給你當後援嗎?」

「發蠢嗎?」海馬嗤笑一聲,諷刺的說:「我永遠搞不懂『妳們這群高層』的想法。把一個普通人帶進塔?還是一個已經超過十五歲的普通人,妳們想害死他嗎?」

「是啊,我也搞不懂『上面那一位』的想法,不過她說要帶進來我只好遵照命令囉!說不定有意料之外的發展呢!」小女孩咬碎棒棒糖,發出刺耳碎裂的聲響。

「我再次確定妳跟妳上面那一個都是瘋子。」海馬頓了一下,「不對,是惡魔!」

「感謝稱讚。」小惡魔發出孩童般的天真笑聲,隨著鮮紅色的眼瞳消散在黑暗之中。


评论
热度 ( 10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