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海表/哨兵嚮導AU】Reflection 01

警告!!

故事主線時間軸裡亞圖姆死亡確定、海闇前提的海表

含有大量哨兵嚮導私設

請確認可接受再入內喔

文章列表請走這兒→[遊戲王]文章列表

================================================


海馬瀨人,塔上史無前例的最強哨兵。

是的,最強!

從塔已知的歷史紀錄來看,從沒有哨兵可以像他一樣獨自一人在末世大戰的慘烈戰場上七進七出,最後手拎著叛軍領導的頭顱冷冷的扔到了塔的指揮官腳下。

*        *         *       *

武藤遊戲從書本中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室友——一個在塔內生活超過十年的嚮導——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該是敬畏嗎?還是恐懼呢?

對於今天第一次見面就差點把自己脖子扭斷的男人,其真實的一面感到不知所措。

「知道了吧?你今天惹上的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室友小傑感嘆的說:「剛進塔的第一天就惹到不該惹的人,沒有當場被掐死就已經是萬幸了,還抱怨說他怎麼一看到你就打人。」

「他跟我聽到的不一樣啊……」遊戲喃喃地說。

「我告訴你,塔裡的東西是很難傳到外面去。」小傑一臉的理所當然,「外面的世界還是非常懼怕我們這種存在,所以塔裡流出的消息都是經過高層篩選編造過的,要讓外面的世界在畏懼我們的同時又不會產生恐懼,這樣我們外出辦事時才方便。」

「喔……」

大概是看著遊戲失望的表情太明顯,室友趕緊安慰他,「你也別氣餒,大部分的哨兵雖然衝動了點,但還記得人類應該要有的禮節,對嚮導們也很溫和,畢竟我們是相輔相成的存在。海馬瀨人是個例外,他那個傲慢暴躁的個性,不要說其他嚮導了連上頭都對他頭痛得要死,要不是他能力強,大概早就被暗中做掉了吧?省得惹出一堆麻煩還要他的嚮導為他收拾爛攤子。」

「那個……他的嚮導就是……」

「就是亞圖姆!」小傑用力點頭,「就是那個傳說中最強的嚮導,強大到把他當作哨兵都不會有人懷疑,那個所有塔中嚮導的目標的人。」

遊戲完全可以從小傑的語氣感受到崇敬與讚嘆。

「可惜,他已經不在了。」

小傑的這一句話,讓遊戲身體一顫,但說話的當事人完全沒有注意到得繼續說:「最強哨兵與最強嚮導精神連結了。」小傑說上癮了,完全不管遊戲陰沈的臉色,「說實話他們兩個也真的超奇怪,明明是見面就吵架、吵不夠還要來打上一架才罷休的兩個人,最後居然精神連結了,啥時連結的也沒人知道,差點沒嚇掉高層的腦袋。

「而且兩個人啥都沒說,要不是那一次海馬到死城執行任務整整十天沒有聯繫,亞圖姆突然整個大抓狂要殺進死城,怎麼攔都攔不住,精神連接的事才曝光。」小傑踢著腳踏墊,努力回憶著,「其實海馬十天二十天沒個消息也是正常的事,大家都見怪不怪了,反正最後他都會活著完成任務回來,但那次就剛剛好出了差錯,要不是亞圖姆感知道了即時出手,海馬絕對死在裡面妥妥的。」

小傑最後下了結論:「然後他們的關係就曝光了!」

室內陷入一片沈默,半晌後還是遊戲先開口。

「可是亞圖姆已經……」遊戲用力的閉了閉眼,深吸了一口氣堅定的繼續說:「已經死了,海馬君卻還是活下來了。」

「是啊,這大概又是海馬創造的最強的紀錄吧!」小傑答道:「沒有哨兵可以從精神斷裂的衝擊活下來。已連結的哨兵嚮導是屬於彼此的,不可能獨活,一個逝去另一個也會追著一起死亡,但海馬沒有,他是塔的紀錄中唯一一地挺過精神斷裂還活下來的哨兵。」

「一定是亞圖姆不希望他跟著自己死去吧。」遊戲緩緩的說。

「誰知道呢?那天發生了什麼事只有他們兩個當事人跟教官馬哈特知道,我聽到的是本來海馬也活不下來,死亡證明都已經準備好隨時要發出了,結果還是硬生生地讓他挺了下來。」頓了一下吸了口飲料,小傑繼續說:「但要我說,他現在跟死了沒兩樣,整個人狂暴程度比跟嚮導連結前還可怕,以前還有亞圖姆可以壓制他安撫他,失去亞圖姆後海馬整個人就像不定時炸彈,估計再過不久他不是被高層暗中做掉,就是自己暴走害死自己吧。」

再一次,兩人又陷入了沈默。

聽著前輩室友的內幕消息,關於海馬跟亞圖姆的過去,遊戲試著不要去注意來自心底的酸痛。

這不是自己的!遊戲這樣告訴自己。

手緊抓著他帶進塔裡唯一的物品,千年積木,武藤遊戲咬牙告訴自己。

要堅強……必須完成那個人的心願……必須……………………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