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怪產/家長組】Significant others 02

經過漫長的旅程,船隻終於停靠在紐約港口,下了船的紐特沒有去找住宿的地方,反而抓緊皮箱悄悄地跟著三個高大男人身後,往杳無人煙的哈德遜河口走去。

這三個人與紐特搭乘同一條船,就住在紐特艙房的斜對面。聽著口音應該是從羅馬尼亞來到紐約的旅客,但三人怪異表現讓人很難相信他們只是尋常旅客,比如不管什麼時候總是留守一人在艙房內,抑或是小心翼翼的隨時注意自己脖頸後,好像隨時有人會來搶劫一樣的謹慎,就連紐特回到自己艙房的開門聲都能驚動他們打開一小道門縫偷窺,好像打算圖謀不軌的是紐特自己。

這麼反常的表現,若不是遭到仇家追殺就是幹了什麼壞事的不法團體,紐特猜著是後者,因為離開倫敦的第三天,已經可以從打開的門縫聞到不好的味道,像是屎尿中參雜著腐壞的飼料。不要問紐特怎麼可以從短暫飄出的味道中辨識來源,他就是專門照料各式魔法奇獸的專家,這點味道辨識難不倒他。

紐特又掙扎了好幾天,最後終於在下船的前一刻、整船的人都兵荒馬亂的時候,他說服皮奇從船的外頭攀爬到那三人的艙房窗外窺視,帶回來的結果間接證實了紐特的猜測:房間內是大小不一的三個黑色鐵箱,鐵箱只留有一個通風口,鐵箱周遭是散亂的羽毛跟飼料,還有不知是何種生物的屎尿散亂在地上。

走私團體,不過紐特猜測只是負責運送的,手法也不是特別熟練,連紐特這種程度的人都可以發現不對勁。

如果是哥哥或是葛雷夫先生應該很簡單就發現不對勁,把人拿下了吧?

紐特滿腦子懊悔怎麼沒有早一點採取行動,他就可以提早通知蒂娜在港口攔人,也不需要像現在,一個人抱著皮箱緊張兮兮地跟在走私團體的後面,煩惱想著要怎麼辦。

幸好跟蹤這門技術在他滿世界亂跑的時候就已經練到最高級。要悄聲的潛入奇獸們的領地巢穴,不只隱藏自己的存在,也要小心不可以留下任何痕跡,某種程度來說奇獸們對環境的警覺性比巫師更厲害更敏感,也不要說自己跟蹤走私團體解救被捕獲的奇獸的經驗也不算少,就算那三個男人再怎麼謹慎,還是讓紐特跟著來到一間位於哈德遜河口的廢棄倉庫。

委身躲在木箱後的紐特握緊手中的魔杖。

現在要叫後援也來不及了,走私團體的講求的就是速度,一但交貨到買家手上,貨物跟買家就會瞬間消失,潛藏回地底,從此再也抓不住這些狡猾的蛇。

在買家出現紐特自詡可以解決這一切:放倒三個大漢再把鐵箱放進皮箱內,接著只要馬上消影走人。

晚點再跟蒂納道歉吧!又擅自在紐約惹麻煩了。

將皮箱藏在草叢後,紐特躲在倉庫內一個堆滿雜物的角落,朝著三個走私販扔出昏擊咒,其中一個擊中目標,另外兩人躲過咒語後朝著紐特的方向發出各種惡咒。

雜物提供了很好的隱蔽性,紐特的第二個石化咒成功讓第二個男人倒地不起,剩下的人發出憤怒低吼,拼命的發出不同的咒語,其中一個在紐特的左耳邊炸開,讓他的臉頰被一塊不知道是木屑還是玻璃的物體劃出一道傷口。

紐特護住頭滾出爆炸範圍,趴在地上朝著對面發出三道咒語,最後一個男人大聲嘲笑紐特糟糕的命中,但笑聲還沒停止,就連人帶著他的嘲笑聲被從天而降的鐵鍊跟鐵桶砸個正著

紐特等待所有的聲音停歇才從地上爬起來,確定第三個人只是被打暈過去但還有呼吸後鬆了一口氣,小跑步著趕到鐵箱旁。

鐵箱內的小生物發出鳥類的啾啾鳴叫,悲鳴著求救。

「小傢伙放心,我會把你們放出來,可是要先把你們從這裡移走才可以。」紐特柔聲說:「到我的皮箱內,那裡有很多你們的夥伴,接著再來想怎麼把你們從箱子裡放出來好嗎?」

「恐怕我不能讓你這麼做,斯卡曼德先生。」沙啞粗糙的聲音很不合時宜地響起,還帶著明顯的惡意,「而且你說的皮箱應該是這個吧?」

紐特回過身就被一道定身咒死死定住,接著一隻大手壓著他腦袋,脖子上抵著一支魔杖。全身都動不了的紐特只能死死的看著一個在光滑頭皮刺滿刺青的男人提著他的皮箱,笑得猖狂且得意。

「大名鼎鼎的紐特‧斯卡曼德再次來到紐約,還提著他神奇的小皮箱。」光頭男人持續用他沙啞的聲音說:「你們小力一點,萬一扭斷斯卡曼德先生漂亮的脖子,可是會引來英國的怪物找咱們算帳的。」

紐特感到頭上的力道變小了,但脖側的魔杖卻絲毫不動。

「想知道我為什麼認得你對吧?」光頭男人粗啞的笑了,「誰不知道半年前大鬧紐約的紐特‧斯卡曼德呢?尤其是他那個裝滿奇異野獸的神奇皮箱,在道上大受歡迎。那可是個移動寶庫啊,裡面一定裝滿稀有的怪獸,這些東西到底能賣多少金子呢?」

光頭男人將皮箱交給身後的人,「我還在想這群蠢蛋能不能順利的把三隻衛精鳥給運到紐約,結果看看我在現場找到什麼?這可比那三隻小鳥兒值錢多啦!」

紐特還是什麼話都不能說,他沒辦法無聲的解開定身咒,就算他解開了,抵在脖子上的魔杖也會在瞬間要了他的命,第一次遇到在他身上這麼費心思的人,他該感到高興還是難過呢?

「那麼我們先來看看這皮箱內到底有什麼寶吧!再算上三隻小鳥這次真的是賺到了。」光頭男人愉快地說,伸手去解開皮箱的鎖。

紐特不知道該為被挾持的自己與滿箱奇獸慘叫,還是要為第二度在葛雷夫的地盤上讓他皮箱內的奇獸逃出來感到驚恐尖叫。

皮箱被打開的瞬間,數道黑影爭先恐後的鑽出皮箱,當下紐特連跳海的心都有了。

所有的事都發生在一瞬間,幾十人同時現影帶來的聲響讓紐特回過神,同時奪去他的呼吸。

紐特第一次沒有去關心什麼奇獸跑出來,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那個降落在面前的人影上。

他的身姿挺立而無懼,散發出來的光芒沈靜而犀利,跟西瑟斯一樣耀眼,是自己永遠無法觸及的高度,如同神明般受到膜拜。

接下來的事都在數秒間結束了。葛雷夫揮舞著魔杖,由上而下一個動作就讓紐特身後的人應聲倒下,接著安全部部長轉過身,高舉手中漆黑鑲銀的魔杖,動作流暢如挑動時間的沙漏,將叛逃出皮箱的奇獸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回溯動作,被無法違抗的力量吸回皮箱內,很顯然的,蒂娜現影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擊昏光頭男人、搶過皮箱,待她的上司將奇獸們收回皮箱後用力闔上,接著變出一條又一條的繩子把箱子捆得扎扎實實。

另一邊幾名正氣師制伏不重要的小嘍囉後,用緊張的神情看著他們的BOSS收拾那群亂跑的奇獸,並在皮箱用力闔上的瞬間露出安心的表情。

「金坦小姐,麻煩妳將小斯卡曼德先生身上的咒語解開。」葛雷夫確定沒任何奇獸遺漏後,親自上前查看那三個鐵箱,並不忘對蒂納吩咐。

蒂娜解開紐特身上的束縛,猶豫了一下還是將皮箱還給他。

「你們...你們怎麼會在這裡?」紐特憋不住悄聲的問。

蒂娜也悄悄地解釋道:「我們接收到線報說黑巫師將會在這裡進行交易,但顯然線報出了錯,黑巫師沒有出現,我們準備撤退的時候聽到這裡發出奇怪的聲音,部長不放心要來看看,怎麼知道就看到你被狹持。」

「那應該是我在對付賣家弄出來的聲音,是我疏忽沒有發現買家也在場,被他們抓住了。」

「也難怪這裡看起來已經發生過一次戰鬥。」蒂娜點頭,「也還好我們來了,不然我還真不知道這次又要花多久的時間把你那一皮箱奇獸抓回來。」

紐特揉揉手腕,只能回給蒂娜一個尷尬的笑容。

「不過,紐特。」蒂娜再次皺起眉頭,看上去有點生氣,「你來到紐約居然沒有跟我說?居然是在走私交易現場遇到,你到紐約都會弄出點動靜吧?」

紐特乾笑一聲,「很臨時的決定,也想給妳一個驚喜?」

蒂娜做了一個想翻白眼又緊急打住的表情,「你總是給我驚喜,驚比喜更多。」

葛雷夫的聲音中斷兩人的悄悄話:「查克,把這些人壓回去審訊。帝奇你把這三個鐵箱送回走私交易所,明天我要知道這是什麼還有走私的目的。」

紐特很自然的要跟上那名被稱為帝奇的正氣師,他想要詢問魔國會打算怎麼處理這三隻走私的小奇獸。

葛雷夫的聲音先一步喊住紐特的腳步,「小斯卡曼德先生,也請你跟著我們走一趟國會,你的皮箱與魔杖均需要登記,並且接受看管。」

「看管?」紐特眨眨眼。

葛雷夫看了殘破混亂的倉庫一眼,再轉回來挑眉盯著紐特。

蒂娜同情地看著友人,拍拍他的肩膀,「這位是真的帕西瓦‧葛雷夫先生,上次你離開前沒機會見到他。」

看紐特不說話,蒂娜以為紐特是為上次被葛林戴華德動用私刑的事,而對葛雷夫產生抗拒,貼心的說:「我可以理解你不想見到部長的心情,葛林戴華德都給了我們不好的回憶。」

紐特低聲回道:「基於上次來紐約的經驗,我真的不想見到葛雷夫先生。」

蒂娜安撫性地拍拍紐特抓緊皮箱的手,「部長跟葛林戴華德不一樣,他有些嚴厲但不是壞人,這點請你相信我。」

紐特安靜地點頭,跟著蒂娜與一眾魔國會正氣師消影離開。

他總不能明白地跟蒂娜說,這趟來紐約就是為了見葛雷夫吧?他絕對會嚇掉半個美國魔國會成員的下巴。


评论
热度 ( 16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