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YGO/海闇】Wonderland 02

所以現在是鬧哪樣?

海馬看著眼前的人,認真的思考這究竟是一場夢,還是又有哪個埃及人在開他玩笑?

另一個遊戲,還是戰鬥城市分別時的樣子,與宴會中的武藤遊戲一樣的衣著打扮,但那銳利又璀璨的眼神透露出決定性的差別。那是在戰場上最耀眼的光芒,不論他從哪裡來、今後又要往何處去,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像他一樣僅用眼神就能震攝住對手,讓人跟著他一起迷失在靈魂的戰場上。

但還改變了......海馬的眼睛不自覺的眯起,低低的哼了一聲。

長久的沈默後是另一個遊戲先開口,「好久不見了,海馬。」

「哼、所以你找到了失去的記憶了?」海馬的聲音很低,聽不出是不屑亦或是不悅。

「啊,如你所見。」另一個遊戲展開雙臂,想要展示給海馬看,可是他不需要這麼做海馬依舊能夠明白。

比小麥色更深的膚色,毫無疑問出是出自埃及,那個由尼羅河孕育出、在時代洪流下被吞噬的古老國度;紫色眼眸中的混沌消失了,比以往更純粹的紫晶色看得扎眼,像時光打磨千年的利劍,拋棄了劍鞘不願隱藏鋒芒。

「那麼,現在該叫你什麼呢?」

古老的靈魂眨眨眼,偏著頭思考了幾秒,輕聲的說:「亞圖姆,你可以喊這個名字。」

這個語氣,像是一個嘆息,小心翼翼的捧著失而復得的寶物,要在他消失之前傳承給下一個繼承人,這語氣聽得海馬莫名的又是一肚子火。

「說得我好像有其他選擇一樣。」海馬諷刺的說。

「其實你有選擇。」亞圖姆說:「比如說想想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有要怎麼出去。」

「這我倒可以解釋。」海馬不改嘲諷語氣,「歡迎來到兔子的奇幻世界。」

「那是什麼?」亞圖姆一臉疑惑。

海馬瞪著這個來自三千年前的老傢伙。與其要他來解釋愛麗絲夢遊仙境這個童話故事,他寧願再跟貝卡斯的童話王國打一架。

所以海馬問了另一個問題:「你又為什麼會出現?」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寄存在千年積木裡的靈魂,只要離開夥伴的身邊我基本上什麼也沒辦法做。」亞圖姆說:「被丟到這個不知是哪的奇怪地方,大概是三千年來我第一次想著『如果能有一個身體就好了』,接著就像你看到的一樣。」

突兀的,一個聲音回答了亞圖姆的問題:「因為仙境實現了你的願望。」

海馬跟亞圖姆同時轉頭看像第三個聲音的方向,一個蹦蹦跳跳的身影上下竄動,一雙長耳搖搖晃晃,「因為這裡是仙境啊!」

亞圖姆還沒來得及對這答案做出反應,海馬一個箭步上前,伸手掐住某動物的長耳朵提起與視線同等的高度,凶狠的說:「兔子先生,你的舞會不是遲到了嗎?」

兔子瞪著雙腳掙扎,直到亞圖看不下去上前把牠從海馬的手中拯救下來。落地後的兔子用兩雙前腳按著自己的耳朵,一溜煙的逃到桌子底下躲起來。

亞圖姆無奈的看了海馬一眼,壓低身子尋找躲在桌子底下的小動物,希望能與牠對話:「仙境是哪裡,還有實現我的願望又是什麼意思?」

兔子動了動鼻頭,謹慎的從桌底下探出腦袋,對亞圖姆說:「這裡是仙境啊,是能實現願望的仙境。」

其實這個答案不能解決在場兩個人類的問題,亞圖姆回頭看著海馬,發現對方已經放棄跟兔子對話,或者說他打從一開始就不想對話,獨自繞著房間四處打探。

亞圖姆將打探的工作交給海馬,繼續嘗試從兔子的口中套出有用的消息。

「是你把我們帶來這裡的嗎?」

「是啊。」

「為什麼?」

「因為你是必須的。」

「誰說的?為什麼我們是必須的?」

「藍色的瑞克曼大人,他很聰明,知曉一切的答案。」兔子跳到桌上,對著亞圖姆說:「他從『預示的羊皮卷軸』上看到了解答,所以我把你帶過來。」

「所以我只是附加的犧牲品囉?」巡視完房間的海馬站在桌子的另一邊,冷冷的說。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兔子說:「因為預言說需要勇者的劍與魔法,才能拯救仙境的大家。」

乍聽「預言」兩字,海馬的表情一陣扭曲,伸手又向兔子撲過來。兔子被嚇得一個蹦跳跌下桌,逃到亞圖姆的腳後躲著不敢動。

「很好!又是個見鬼的預言!」海馬看上去是真的很想掐死這個把自己捲進一團麻煩裡的小動物,「先是伊西絲那個女人,這次又是你,」

「海馬你冷靜點。」為避免慘劇發生,亞圖姆把兔子抱起來,與海馬拉開距離。

「你說讓你來找我的是藍色的瑞克曼對吧?他知道所有的答案。」亞圖姆對著兔子說:「可以帶我們去找他嗎?」

海馬對亞圖姆的提議嗤之以鼻,「你還是對相信這種事,莫名的快速啊。」

亞圖姆耐心的解釋道:「如果說主使是那個叫瑞克曼的人,或許可以從他那裡問出離開的方法。不管你相不相信預言,我們都得離開這裡。」

「是啊,但我們要先離開這個房間。」海馬看著亞圖姆懷裡的兔子,「如果我沒猜錯,這屋裡四扇大門都被上鎖,除非這隻兔子願意告訴我們離開這裡的方法。」

「請叫我灰色的奧斯卡。」兔子揮揮前腳,「那四扇門是假的,真正的門在那裡。」

亞圖姆跟海馬盯著奧斯卡指著的、只有三歲小嬰兒能通過的迷你小門,沈默了。

奧斯卡接著指著桌子說:「桌子下面有一塊蛋糕,是為了你們這種巨大動物準備的,必須吃了那塊蛋糕然後從那扇門進去。」

「所以,這裡不算是仙境?」亞圖姆問。

「正確來說,是仙境的入口,穿過門就是仙境了。」

亞圖姆跟海馬又同時把視線轉回到桌子,但沒有人要蹲下去找兔子口中的那塊蛋糕。

「怎麼了?」奧斯卡問:「不穿過門就沒辦法進到仙境了呀!」

亞圖姆代替明顯懶得說話的海馬回答奧斯卡的問題:「對不起,我們不會吃來路不明的東西。」

奧斯卡急了,「可是、可是不變小,你們要怎麼穿過門?大型動物是過不了那道門的啊!過不去就沒辦法到達仙境了。」

「我想,有個方法可以試試。」

海馬看著亞圖姆抱著奧斯卡退到離他最遙遠的角落,「做什麼?」

亞圖姆挑起一邊的眉毛,「確保你不會鬧出人命。」

海馬根本連回答這個問題的力氣都省了。

將奧斯卡放回地面後,亞圖姆走到那扇高度只到達他小腿的門前,千年的王者閉上眼睛,胸前的神器發出耀眼的光芒,霎那的功夫擊碎了厚實的牆壁與門扉,硬是劈出了一條通往仙境的道路。

奧斯卡整個呆住了,連重新被亞圖姆抱起來都沒有反應。

「走了。」

奧斯卡終於回神,尖聲叫道:「你......做了什麼?」

海馬越過一人一兔,冷笑一聲,「沒有路,當然就是自己開一個。別指望我會吃下那個莫名其妙的蛋糕。」

長耳的小動物瞪大紅紅的眼睛。

「......瑞克曼大人啊,您確定讓我找來的是勇者,不是另一個魔王?」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