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五章 Tony(上)

時間點在內戰結束後的半年,我終於讓兩老登場了(哭泣

私設女兒們、非生子梗

*角色能力借用《魔法少女小圓》,但不採用魔女系統,所以不用擔心被咬頭w


====================================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一章 Bucky(上)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一章 Bucky(下)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二章 Anita(上)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二章 Anita(下)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三章 Tim(上)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三章 Tim(下)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四章 Christina




紐約復仇者聯盟總部,鋼鐵人瞪著Friday投影出的全息影像,手指神經質的敲打著已見底的馬克杯邊緣。

一連七天連個訊息都沒有,他家小丫頭連個訊息都不給。

Tony Stark可不是笨蛋,這樣都還不叫出問題,他的腦袋可以捐去博物館當沒用的古董展示了。

他聯絡不上小丫頭,專職負責看護小丫頭的AI也沒有一點消息,最後一通訊息是小丫頭表示要到高譚市跟好姐妹逛街採購,然後就人間蒸發了。

但最讓Tony生氣的還不是Anita的離家出走,挑起他怒火的是高譚蝙蝠窩的已讀不回。

Tony讓Friday發訊向高譚要女兒,Bruce沒回應他就算了,阿福跟紅羅賓都是一問三不知,要知道在蝙蝠俠的地盤上消失的一點痕跡都沒,就跟Tony坦承不會裝電路板一樣荒謬,有什麼事情可以逃脫得了那個控制狂的眼睛?

很好,這是老蝙蝠逼著自己回高譚市的手段嗎?逼得他不得不當面質問他究竟把自己的小丫頭藏到哪裡去了是嗎?恭喜他成功了,當天晚上Tony就穿上他暌違半年的鋼鐵裝,直衝高譚市,他在一座廢棄大樓的樓頂發現目標,今天與蝙蝠俠同行的還有夜翼與羅賓。

當Tony怒氣沖沖的降落在屋頂,低血壓造成的暈眩讓他幾乎看可以說是跌出鋼鐵裝,被距離他最近的夜翼一把扶住。

Tony沒有心情去感謝這個體貼的孩子,只是維持憤怒的表情站到蝙蝠俠面前,齜牙咆哮:「妳把我女兒弄到哪裡去了?」

趕在兩個超級英雄吵起來前,夜翼推拉著羅賓,小聲地說:「我們應該離開。」

羅賓砸砸嘴,「他不應該來的,他的身體沒辦法承受鋼鐵裝的負擔。」

夜翼聳聳肩,推著羅賓躍下屋頂。Tony猜測他們到下面的倉庫巡邏去了。

等到夜翼與羅賓離開,蝙蝠俠拿下面罩,對著比自己矮了一顆頭的Tony說:「我沒有干涉Anita行動的權利,她是自由的。」

「很好,現在你開始講權利與自由了?」Tony才不吃他這一套,「你監視我的行動,別懷疑我通通知道只是我懶得跟你吵這第101次關於跟蹤的架,但是這一次如果沒有你的默許,我不相信我家的小丫頭可以從美國消失而我一點消息都沒有。」

「你為什麼認為Anita不在美國境內?」

「拜託,美國有什麼地方不能讓我知道,必須要偷偷摸摸地去的?」Tony翻了一個白眼,「不要告訴我是Wakanda,我現在只能想到這一個可能。」

Bruce承認,「Christina發現Nidhogg(尼德霍格)在非洲的活動痕跡,Christina跟Anita要徹底清除他們。」

「你居然讓她們自己去?」Tony不敢置信,「那是曾經監禁她們的邪惡組織,是她們逃出來的地方,你居然讓她們就這樣回去?」

「我讓紅羅賓跟著Christina跟Anita,她們不知道紅羅賓有得到我的同意。」

「你讓Timmy那個孩子監視我們的女兒?」Tony覺得不只這個世界在更新自己認知的極限,連Bruce也在挑戰他的極限,「你是在監視Christina,還是Anita?」

「我必須確保你的生命安全。」

「我們在說的是Anita還有Christina,怎麼又繞到我身上了?」Tony發現他跟不上Bruce的思維,這是極少發生的事,「還是你認為Anita會傷害我?你知道我們的女兒不會做出傷害我們的事。」

「在Jericho導彈傷害你的心臟前,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一個可以保護我們國家的安全武器。」

「Christina跟Anita不是武器,你極少把孩子們比喻成沒有智能的工具,不管是男孩或是女孩,因為人比武器複雜多了,你比我更懂這個道理。」

Bruce反常的沈默良久,最後僅是冷淡地表示:「人能做的事情比冷兵器多得多了。」

「你到底要說什麼?」Tony大聲的質問:「從西伯利亞回來後你就很奇怪,你從不干涉我的事,不管是成為鋼鐵人還是復仇者聯盟,甚至蘇科維亞協議吵翻天的時候都沒蝙蝠俠吭一聲,現在突然對我、對Anita有一堆意見,你到底有什麼毛病?」

Bruce以肉眼可見的程度顫抖了一下,這讓Tony一瞬間忘了繼續朝他大吼。

蝙蝠俠天不怕地不怕,向來只有別人怕他的份,就連正義聯盟的超人跟神力女超人都不敢面對拉黑一整張臉的高譚黑暗騎士,現在這個最恐怖的存在居然被自己嚇得抖了一下?

這絕對是直得驕傲的事,回頭絕對要跟Pepper炫耀。Tony分神想著。

Bruce深吸一口氣,霍出去的抓著Tony的手臂。他的眼睛依舊藍得美麗、亮麗的讓Tony沈醉,但此刻脆弱的有如破裂的藍色琉璃,再也承受不住任何一絲添加的重量。

「你那時已經沒心跳了。」Bruce低吼,「Clark把你從西伯利亞送回蝙蝠洞的時候已經沒有心跳了,不管我們用什麼方法都救不回來,Anita哭了,她抓著你尖叫要你回來,我不知道她用了什麼方法,但是她把你帶回來了。」

Tony說不出話來,Bruce的話太過模糊,這不是蝙蝠俠一慣幹練簡潔的作風。

「你是說她跟Zatanna唸了一串咒語,施個魔法把我帶回來?拜託Bruce你的程度不只這樣,先不說Anita的超能力跟我一個樣,就算她有其他能力你也可以研究出來。」

出乎意料的,Bruce搖頭,「我不能,那個能力跟Zatanna或是命運博士不一樣,沒有咒語、沒有魔法陣,她什麼時候開始的都不知道,然後就發生了。」

Tony愣愣的瞪著Bruce,久久只能「哇喔」一聲表示感嘆。

有什麼比知道自己的基因複製人是個魔法師更具衝擊力呢?

「Christina也不知道嗎?她們可是同一個,原諒我這麼說,同一個工廠出來的。」

「她知道,但是她說得不多,對我來說太少太少了。」Bruce用力地閉上眼,緊皺的眉少有的透露出少見的焦慮,「Nidhogg(尼德霍格)做的事情遠比基因融合、復制生命來得複雜,現在的Nidhogg(尼德霍格)如果就是五年前沒有被消滅乾淨的那個組織,或許可以找出一些線索。」

Tony指著Bruce,「這才是你放水讓兩個女孩跑去非洲的理由,你需要資料,你需要知道所有的一切。」

標準的蝙蝠俠,想要控制一切的控制狂。

「我不會留著不確定因素,Anita或許還沒意識到自己的能力,又或是她跟Christina知道卻都不願意說。」Bruce說:「Anita跟Christina一心要抹滅Nidhogg(尼德霍格),所以我把紅羅賓放到她們身邊,在協助與收集資料上,沒有比紅羅賓更適合的人。」

「包括兩個小女娃的誕生過程,你要Timmy取得任何會影響兩個小女娃基因程序的資料,研究出Anita的能力到底是什麼,我沒說錯吧?」Tony很快地跟上Bruce的思緒,「我可以告訴你,不是我跟你的頭髮,就是某個超級辣妹把我們留在飯店的精液床單賣給某個奇怪的收藏者。」

顯然Tony的玩笑話不能讓黑暗騎士放鬆,Bruce緊緊敏起嘴唇看著Tony。

「嘿你可是蝙蝠俠,沒有你搞不懂的謎題。」

Bruce大步向前,一把將Tony拉進懷裡,下顎抵在棕色髪旋上,「我不知道Anita的能力是什麼,如果她的能力消失了,我不知道你會不會......」

Tony可以從Bruce的聲音裡聽到顫抖,今晚所發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不可思議,蝙蝠俠在害怕,這絕對可以排進世界七大不可思議。

這只表示,Bruce真的被自己嚇到了。

Tony從不知道自己的死亡可以造成Bruce這麼大的影響,他們是保護地球的超級英雄,要面對外星人、魔法師,還有一堆想要統治地球的神經病,蝙蝠俠在這些足以毀滅世界的危機前都沒有露出一絲膽怯,但現在他是真的在為自己的死亡感到害怕,這是不是表示在蝙蝠俠已經結凍的靈魂裡還有替Tony Stark保留的位置?

「我......離開多久?」Tony沒辦法說出「死亡」這個字,他確定現在的Bruce無法接受這個,「我對你說的事情沒有一點記憶,連當時的疼痛都忘得差不多了,所以你也不需要比我還介意。」

「......超過30分鐘,再接下去我沒計算。」Bruce迴避了Tony的自我調侃,「以醫學的角度來說大腦沒辦法支撐這麼久,就算把你帶回來,你也不可能像在這樣......正常。」

「但是我回來了,我總是會回來的,而且完好如初。」Tony雙手撫上蝙蝠衣粗糙的背甲,「像阿富汗一樣,像紐約一樣,鋼鐵人無堅不摧。」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8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