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四章 Christina

時間點在內戰結束後的半年,本章對隊長不太友善,我盡力抓一個很有理智不會太嗆但一定要嗆一下大盾的蝙蝠家小孩,但還是有些ooc

*私設女兒們、非生子梗

*角色能力借用《魔法少女小圓》,但不採用魔女系統,所以不用擔心被咬頭w


========================================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一章 Bucky(上)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一章 Bucky(下)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二章 Anita(上)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二章 Anita(下)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三章 Tim(上)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三章 Tim(下)



感謝超級小子與紅羅賓的幫助,只花了半天的功夫三人就到達Wakanda國界,Christina迅速找到Anita留下的防護漏洞,在紅羅賓的駭客技術下成功潛入Wakanda,接下來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得益於蝙蝠俠的優良遺傳與後天訓練,Christina可以向任何一個蝙蝠家的孩子在夜色中神出鬼沒,在最嚴密的戒備下找到目標物,然後把對方嚇個半死。

三人行動太過醒目,Christina偷偷甩開紅羅賓與超級小子,趁著夜色潛入Wakanda首都。

夜半的Wakanda首都,居民都已經入眠,但道路上卻有大批持火的士兵巡邏,蔓延在空氣中的肅殺之氣化作無形的手扼住所有人的咽喉,連一隻小狗的鳴叫都可以讓兵刃出鞘。

這可不是什麼好預兆,就算此前Wakanda已遭到過一次入侵,街上來往的士兵人數已遠超越警戒範圍,倒像是隨時準備開啟一場戰爭。

黑暗中有東西吸引Christina的注意。

三個台漆黑的空浮運輸機快速的穿越半夜滿是衛兵的大道,急向北方而去,路上的士兵紛紛讓道。

Christina當機立斷,藉由繩索的慣性擺動搶先一步落到空浮運輸機前方的草叢裡,在洛於最後方的空浮運輸機經過時甩出銀色的鐵鍊,一個跳躍成功抓住空浮運輸機的底槽。

她耐心等待,直到空浮運輸機的速度漸緩,趕在運輸機停止前鬆手落進有半人高的草叢中,藉由落地的衝勁幾個翻滾藏身到大樹之後。

Christina躲藏在林木之間,暗紅黑框的半面面具,扎成一束的馬尾從臉頰側邊垂下,如無風的黑柳絮安靜。包裹在黑色外袍與血紅色的緊身衣裡的肌肉緊繃,像貓似的輕巧無聲,如同蝙蝠一般融入黑暗,緩慢地接近從運輸機上跳下的五人。

首都城市的邊緣,樹林已經濃密的遮蓋住整個天空,四個人站在通往叢林深處的小徑上,每個人都是媒體上的熟面孔,除了一臉嚴肅的國王陛下與公主殿下,還有看起來隨時準備衝出去找人大幹一架的美國隊長,還有一臉想幫忙卻不知該怎麼勸解美國隊長的獵鷹。

「我還是建議你們多等一下。」T’Challa一手搭在美國隊長肩上:「我們很快就會有消息回來,有確切的消息再行動比無頭蒼蠅有效率。」

「陛下,謝謝您的幫助,但我實在沒辦法等下去。」美國隊長的聲音混合著自責與誠懇,「拯救人質的黃金期只有三小時,再久一切線索都會埋進地下,失去蹤跡。」

這真的是太好了,冬日戰士被抓走了。

Christina可以想樣如果Anita知道這件事一定會翻個白眼,Stark式白眼,然後嘲諷這個二戰留下的大兵是睡美人還是白雪公主,到處被抓然後等待一個高大強壯的男人拯救就主於水身火熱之中。

Shuri攪動雙手,看了眼美國隊長,然後低頭擺弄手中的串珠手鏈。

但是現在的狀況真的太糟糕了,如果如自己所想的一樣,最壞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Christina眼睛緩緩的眨動,每一次煽動細長的睫毛,眼睛色彩轉變得陰沈,從靜謐的黑夜轉變為迎接暴風雨的深沉大海,冷冽的風刮過絕不會引起一絲漣漪,她猛然竄出隱身的樹林,嘶啞著聲音大喊:「Barnes中士是醒著被抓走,還是被催眠?」

所有人都突然出現的Christina被驚嚇到,舉起武器瞄準突然出現的敵人。

獵鷹手持雙槍厲聲的問:「妳是誰?」

出乎意料的是黑豹先開口:「她是我們這邊的人,應該。」

除了Christina,在場所有的人都看著T’Challa。

Wakanda的國王陛下解釋道:「來自各國的眼線回報的消息,高譚市新出現的年輕英雄,被目擊到跟夜翼與羅賓一起行動,但目前為止沒有人知道她的稱號。」

Christina不耐煩的又重複問了一次,這次的音調略為提高,「Barnes中士是醒著被抓走,還是被催眠?」

T’Challa答道:「我們沒有活著的目擊證人,敵人的行動非常的快,沒有人知道Barnes中士是怎麼離開的,但是現場的掙扎痕跡非常的少。」

Christina覺得胃中沈甸甸的包裹著一整顆冰塊,寒意與不安刺激著神經,她嘆了口氣,「果然,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Christina無視所有敵視的、疑惑的目光,將一塊晶片拋給Shuri,她確信就算在這荒郊野外Shuri也有辦法播放出影像。

Shuri拿著基莫由珠手鍊,在晶片上輕輕劃過,接著投影出充滿雜音低畫質影像:一間簡陋的牢房,一個男人坐在Zemo對面,兩人低聲交談。

「這是五天前的監獄影像,有個人拜訪我們的囚犯,向他詢問某個秘密。」Christina指著畫面中對著鏡頭的Zemo說:「依照唇語,他說的是......」

Shuri接著說:「『желание(渴望)ржавчина(生鏽)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рассвет(黎明)печь(火爐)девять(九)доброта(善良)домой(回家)один(一)грузовик(貨車)солдат(士兵))』,是冬日戰士的洗腦口令。」

所有人,除了Christina,都驚嚇地看著Wakanda的小公主。

Shuri雙手一攤,只差沒有翻個白眼表達鄙視,「做什麼?我也學過一些俄語好嗎?」

所有人接著轉回去看基莫由珠手鍊投影出來的畫面。

T’Challa說:「這解釋了為什麼這次敵人的突擊這麼快就成功,Barnes中士又被洗腦成功,他是自主跟著敵人走出去的。」

Christina說:「我會去把人帶回來。」

美國隊長搶道:「我也去。」

美國隊長僅僅跨出一步,一道暗紅的光芒破空飛出,直直刺入美國隊長面前的土地。

一把殷紅如血的長槍僅僅差了十公分的距離停在美國隊長面前,長槍尾端繫著鐵鍊,Christina手握鏈條的另一端,冷然道:「Captain Rogers你最好待在這裡。」

「我不能坐在這裡,讓你去冒險救我的兄弟。」

「事實上,是你造成我們的危險。」Christina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要太過冰冷,但說出口的語言溫度直逼蝙蝠俠,「你的軟弱與對過去留戀一再讓步,不僅沒有拯救你的兄弟,還將他置於非常不利的狀態。」

Christina不讓美國隊長有反駁機會,繼續說:「Barnes中士犯下的罪不是一句『那不是我做的』就可以結束,作為朋友你沒有幫助他面對問題,也沒有伸手協助他解決問題,事實上你做的事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帶著Barnes中士躲避責任,等到下一次問題找上門,放著已造成的傷口壞死,加深受害家屬的二次創傷。」

T’Challa並未將注意力放在沈默不語的美國隊長,僅是重複著:「受害家屬?」

「退一百步來說,當Barnes中士為自己造成的傷害懊惱的時候,你幫助他了嗎?」Christina搖頭,「你幫助的是七十年前沒有抓住那隻手的自己,對你的朋友、對你朋友造成的傷害,你一點想要彌補的動作都沒有。」

「彌補的問題我們可以回來後想辦法。」美國隊長嘗試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把Bucky帶回來,不能讓冬日戰士造成新的傷害。」

「你可以對好友痛下打手嗎?帶著『即使違反他的意志、即使折斷他的手腳也要把他帶回來』的覺悟嗎?」Christina哼了一聲,「不,你能做到的只有挨打,就像當年在神盾局紐約總部時,你打下了三架航母、賠上地面許多性命,卻依然不願還手的軟弱,希望再一次你的好友會自己醒悟。」

Christina一點都不意外美國隊長陷入沈默,她收起長槍,「我不做打賭。我承諾不傷他的性命,但我也不會賠上無辜性命只為了成全七十年前的你。」

黑暗中又有兩個人影出現,站在Christina身後。

獵鷹詢問T’Challa,「是我想的那兩個人嗎?屬於另外一個超級英雄聯盟的人。」

T’Challa搖頭,「算是子聯盟吧?是少年泰坦的紅羅賓跟超級小子。」

紅羅賓低聲說:「妳跑太快了,不要一人行動。」

超級小子小小的「哈」了一聲,Christina倒是可以理解超級小子沒忍住的笑聲。

要蝙蝠家的小孩不要獨自行動?就像要蝙蝠俠跟著團隊集體行動一樣。

Christina對著美國隊長說:「再說最後一次,留下來。」

不出意料,美國隊長雖然痛苦但依舊堅持,「不,我不能把Bucky交給你們,而我什麼也不做。」

Christina與紅羅賓交換一個眼神,確認雙方都無繼續說服對方的意思後同時掏出煙霧彈,在所有人有反應前迅速退回林木中,離開留下最後一句話:「我承諾帶回Barnes中士,所以幫幫你自己,不要再造成傷害了。」

夜晚的非洲叢林裡,三位少年少女極速狂奔,Christina跑在前頭,目標明確。

超級小子不停地回頭,「真的就這樣不管了?就我的感覺,美國隊長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

「他當然不會放棄。」Christina直視前方,頭也不回的說:「這裡可是非洲,是Wakanda的地盤,沒有任何人的幫助黑豹也可以查出Nidhogg(尼德霍格)的下落,美國隊長又怎麼會放棄?」

「我以為妳會先揍美國隊長一頓。」紅羅賓說:「鑑於鋼鐵人從西伯利亞回來的狀況......不是很好。」

何止不好,簡直糟透了,差點就走到無法挽回的局面。

Christina僅是簡單的回應:「現在是Anita比較重要。」

她不會再讓Stark家的人受到任何傷害,不論是誰造成的都一樣。

紅羅賓問:「接下來妳打算怎麼辦?」

Christina手握一直掛在胸前的十字漆紅鍊墜,上頭的紅寶石在月光下閃耀扎眼的光芒,「提早找到Anita,美國隊長不是威脅而是麻煩,但是Anita對冬日戰士是不是威脅就很難說了。」

Stark家與二戰的英雄大兵是乎都有說不清解不開的機緣,但西伯利亞的一切是一根針,扎入心頭最軟的肉內,疼痛與絕望融入血液,不是「原諒」二字就可以化解的。

Anita無疑是維護自己父親的,這樣的狀況下無法預期她會做出什麼事。

「要快點找到Anita,在一切無法挽回之前。」

紅羅賓看著Christina手中的鍊墜,一言不發的陷入思考,超級小子好奇的問:「妳怎麼知道Anita在哪裡?我以為妳至少會問黑豹有關Nidhogg(尼德霍格)的下落再進行追查。」

「不需要,我有『聯繫』。」Christina看著十字漆紅鍊墜,「這可是我出生的『能力』。」

超級小子摸不著頭緒,只好求助紅羅賓。

紅羅賓並沒有理會超級小子,只是幽幽的說:「比起這個,我覺得妳還有一個問題要先解決。」

「什麼?」

「妳取好代號了嗎?」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又是一次沒有捉蟲的發文,歡迎大家捉蟲QQ

下一篇真的要讓老爺史總上線了,我敲了12,000多字終於讓兩老上線,我去跪算盤Orz

下一章會是最後一章公開的內文,剩下的會在灣家7/14的IUO販售,預計全文25,000字左右完結。




评论 ( 3 )
热度 ( 7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