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蝙蝠铁】Project DoG哨犬計畫 第一章 Bucky(上)

非常不純正的蝙蝠鐵,大概就是圍繞在這兩人身邊的人的故事(?

金錢觀不同怎麼談戀愛www但是兩位大少爺都不承認

時間點在內戰結束後的半年

*私設女兒們、非生子梗

*角色能力借用《魔法少女小圓》

算是對喜歡的動漫致敬(欸),但跟魔女系統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不用擔心被砍頭XD

如果對您是個地雷,請快關掉XDDDD

*6/23更改名字為「Project DoG哨犬計畫」

==================================================




實驗日誌 19xx.xx.xx

啟動「Project CoG」程序

授權成功

基因融合成功

培養個體受精成功

實驗體編號「M」生命跡象穩定








光照進來了,一點一滴的驅離黑暗與寒意。

Bucky緩慢地睜開眼,感受到寒意在退去,四肢依然僵硬麻木但不再沈重,一股暖風吹上面龐,溫暖的鵝黃色燈光破開封鎖思緒的枷鎖,像四十年代的古老機械緩慢處理接收到的每一個訊息。

他又被解凍了。他找到了他最親密的夥伴,他已經不是九頭蛇的殺手。他跟著夥伴們躲到Wakanda,他為了避免失控把自己冰封起來。他又被解凍......

為什麼?

Bucky無法理解,但又覺得答案是那麼的顯而易見,如果Steve決定再次喚醒他,要不是有好消息,非常非常好的那種,就是情況糟了,天快要塌下來的那種。

所以現在的問題是,到底是哪種情況呢?

目光所及沒有Steve的身影,沒有Wakanda國王,沒有穿著白掛的黑人研究員......原諒他,這並非這些年流行的種族歧視用法,但是從進入這個國家起,僅有的白人就是被他跟Steve從監獄裡救出來的前復仇者們。

那麼......

Bucky微微瞇起眼,看著眼前肌膚白皙、一頭褐色長髮的女孩。

雖然帶著描著金邊鑲鑽的白色半面面具,但從身形推斷出是個女孩,約略十四五歲左右的白人女孩,潔白的長袖上衣讓她看起來像是實驗室的研究人員,但是下半身的短裙與包裹在黑色長襪的雙腿又讓她看起來像是來參觀的學生。

女孩開口,帶著符合性別的甜美的聲線與不符合年齡的冷淡語氣:「James Barnes,馬上離開這裡,從我的眼前消失。」

Bucky連一個疑問的聲音都來不及發出,接二連三的爆炸聲震得耳膜發疼,最後一次的爆炸讓實驗室陷入一片黑暗,儀器全部停擺,少了儀器運轉的嗡嗡聲,遠方的驚呼與尖叫聲突然變得清晰。

女孩憤憤咒罵了一聲,踢了一腳還待在冷凍艙中的Bucky,「他們的目標是你,跑。」

「什麼?」

女孩根本不理會Bucky的疑問,她轉身面對一台看起來既高級又危險的機械操作台,緊急發電機也配合的開始發揮功用,雖然不能讓機械與照明完全正常運轉,但還是讓牆角的緊急照明燈與部分機械螢幕亮起微弱的燈光。

Bucky笨拙的爬出冷凍艙,在黑暗中感受溫暖帶走剩餘的寒氣,四肢的掌控權逐漸回籠。

黑暗與寒冷,是Bucky最討厭卻最習慣的東西,寒冷封鎖他的四肢,禁錮他的思緒,把他困於朝不見日的黑暗,他曾希冀能逃脫這個地獄,在掙扎七十年、重新遇見Steve Rogers後這個希望好像近在咫尺,但地獄的陰鬼怎麼可能放過它們最鍾愛的獵物?

過去的血債追逐他,劃開心頭讓鮮血浸染每一寸肌膚,滿手的鮮血讓Bucky無顏面對過去,好不容易等到心頭的傷口結痂了,卻又被殘忍地撕開,在他最好的朋友、過去夥伴的兒子面前。

原來傷口之下,早已化膿,只等著最佳時機破開現實一舉殲滅他對未來的希望。

西伯利亞寒冷陰沈,或許他看上去像是個存活著,被好友安全的帶到Wakanda藏起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每晚被淹覆在回憶裡,傾聽死者哀號聲與生者悲鳴的人,絕不會是存活者。

所以他自願踏入的冰冷的艙房,逃離了他追尋的光,在黑暗尋找他奢求七十年的安逸與和平,直到戰火再次燃燒,把光亮帶進他的世界。

多麽諷刺,他尋求光明而不得,最終躲進黑暗避免傷害自己所剩的最後同盟,但這次卻是戰火為他帶來光明,逼著他踏出黑暗。

現在這股戰火已經燒到他最後的避難所,殘害這世界上最後幾個願意援助自己的人,如果說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對光明的嚮往殘留在他心裡,他又怎能夠放任那些血腥而自己躲起來呢?

看著女孩的背影,Bucky的聲音被黑暗放大,「敵人在哪裡?」

「什麼?」女孩終於停下手上的動作,轉過頭瞪著Bucky。

「敵人在哪裡?」Bucky重複,「我要去戰鬥。」

「你不能!」女孩厲聲說:「我剛說過了,他們的目標是你,如果你把自己送上去,之後你的好夥伴美國隊長要面對的就是一整群的超級士兵。」

「什麼意思?」Bucky著急地問:「我......」

上帝從來不給他們這些被二戰遺忘下來的士兵更多時間,一顆子彈呼嘯而過,越過Bucky的耳朵邊緣,打碎他身後的玻璃。

一個,兩個,三個......五個身手矯健的人影潛入實驗室,子彈、匕首同時撲向實驗室內的兩人。

Bucky艱險的避開子彈的軌跡,這對剛剛解除冷凍狀態、四肢肌肉還未完全恢復的老冰棍來說,還是有點難度。

Bucky勘勘躲過第一輪攻擊,迅速往後推拉開自己與敵人間的距離,眼角剛好捕捉到女孩踢掉一個敵人的手槍,一個旋身後住墜落中的槍枝,朝敵人的前額上開上一槍,接著第二槍打爆準備攻擊Bucky左側的敵人,缺失了手臂的那一側。

整個過程乾淨利落,跟教科書的典範一樣漂亮。

不論這女孩是學生,還是研究人員,都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她的格鬥姿勢太過乾淨漂亮,絕對是受過訓練,非常專業且嚴苛的訓練。

她讓自己甦醒並要求自己逃走,Bucky覺得可以暫時判定這女孩是自己人。

Bucky放心的面對朝自己逼進的敵人。解凍後的身軀依舊僵硬,只剩一條手臂造成的平衡喪失也影響他的動作,總歸「冬日士兵」的訓練成果早已深刻進他的每一條肌理、融進他的靈魂,大腦最先做出指令操作四肢,在主人意識到前身體已先做出反應,幫助主人在最後一刻避開敵人的攻擊。

但許久不用的肌肉還是禁不住劇烈運動,四對一的戰鬥讓Bucky居於劣勢。

幸好女孩很快趕來支援,多虧了有這樣的一個幫手,Bucky甚至可以在這場四對二的打鬥中分出一部分精神來分析這女孩的動作。

女孩敏捷的身手讓Bucky想到在德國機場放跑自己跟Steve的紅髮特工,那個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神盾局特工,但是不同於紅髮女特工直面的攻擊,女孩缺少攻擊性但懂得配合身邊的人,挖掘敵人的空隙後讓Bucky發動攻擊。

這樣Bucky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還沒有成為冬日士兵之前,有朋友在戰場上一起面對敵軍、保護身後的夥伴,只不過那時發動攻擊的是另一個人,自己則是負責配合的人。

久違的團隊合作讓肌肉的負擔減輕了,Bucky擊暈了三個,剩下的一個敵人轉身想逃,被女孩的腿掃過失去重心,一頭撞在實驗儀器上失去意識。

女孩掃視躺在地上的敵人,「這裡不安全,不知道Wakanda的士兵什麼時候會到,我們要離離開這裡......」

黑暗中有什麼東西破空而至,Bucky腦內鈴聲大作但是還在酸痛四肢卻跟不上腦中的指令,閃爍寒光的短刃轉瞬間飛到眼前,只剩下短短幾公分的距離就會讓自己腦袋開花之際,無法移動的身軀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撲倒。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次嘗試每個篇章都會有以不同角色的角度描寫,有主要角色、有次要角色,但因為每個角色的內心癥結點都不同,所以應該不能太愉快地談戀愛(難過

預定作為7月灣家 Dc x MARCEL ONLY 的新刊,但是第一次嘗試這個寫法,希望各個角色能盡量不要ooc,史總老爺拜託保佑啊(被打死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