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蝙蝠铁】Project DoG I 星碎花火 - 第二章(試閱)

內戰後被蝙蝠俠強制留在紐約休養生息的Tony,在與Diana聊天的過程中回憶兩個黃金單身漢是如何知道自己有個未曾謀面的女兒,以及這兩個女孩似乎隱藏著某種秘密。

時間點在《Project DoG 哨犬計畫》之後,但說的是遠在《Project DoG 哨犬計畫》之前的故事,所以不會互相影響閱讀內容。

私設女兒們、非生子梗


首販於10/27 灣家歐美感染Only。

更多場售消息在這裡~ https://www.plurk.com/youko1002



====================================


現在‧紐約

Diana沈默地幫自己重新斟滿紅酒,一飲而盡後沈聲問道:「你們有孩子了?」

Tony誇張地嘆了口氣,「雖然我總說鋼鐵人無所不能,但這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才是那個回家突然被告知有小孩的辛苦爸爸。再說了,那時我們已經有超過一年沒上床了。」

面對Tony完全稱得上胡扯的發言,Diana給了個意味不明的眼神。

「你知道的,正義聯盟的成員總是說『沒有蝙蝠俠辦不到的事』,在這點上,你跟Bruce兩真是天生一對。」

「呃......我該說什麼......感謝稱讚?」

「你的反應也太奇怪了。」Diana説,「我見到那兩個孩子時,想到的是『原來Bruce,還有Tony,有孩子了』,而不是『原來Bruce跟Tony有孩子了』,你知道這兩個差別在哪嗎?」

「您是指文法跟語句上的差別嗎?」Tony眨著棕色大眼,「可惜我是理工組的,恐怕幫不上什麼忙,Pepper寫了好幾年的契約合同,在這方面也許能夠幫上您的忙。」

「為什麼你第一眼會覺得這是『你們兩個』的孩子?就我對人類科技的認知,你們還沒有完成兩個男人生孩子的技術。」Diana有些無奈的說:「你說在伊斯坦堡,Bruce也沒有反駁你的說法,或許Ms. Potts說得對,你們早就在密謀這件事情。」

Tony倒回沙發上,一手遮著眼睛,難得擺出求饒的姿態,「拜託不要再說了,就算Bruce跟著我胡鬧,Pepper也會掐斷我的脖子,阻止電視名嘴把Stark Industries的股價嘴掉一半。」

「不怪你的反應。」Diana説:「我第一眼見到Christina時,我就知道她是Bruce的孩子,她眼眸中潛藏的智慧、那股從靈魂深處散發出來的冷傲與倔強,跟Bruce一模一樣。」

Tony好奇的從沙發上直起身,「那妳看到Anita呢?」

Diana好笑的白了Tony一眼,「伶牙俐齒、聰明大膽,一個不安分的鬼靈精,就跟她爸一個樣,是個專門闖禍的惹事精。」

Tony自討沒趣,咕噥著給自己重新倒上一杯酒。

「但我知道,Anita是個貼心的孩子。」Diana溫和的說下去,「透過她的眼睛,我知道這個孩子有顆柔軟的心,但她太聰明了,沒有幾個人了解她隱藏在智慧下的用心,這女孩註定在這世界上會孤獨寂寞。」

Tony悶悶地說:「每個Stark家的孩子都註定是孤單的。」

「但她有你、有Bruce、有Christina。」Diana說:「尤其是Christina,她對Anita的保護慾超出我的意料,當你們決定分開撫養這兩個孩子,我以為Christina一定不願意。」

「我也以為她不願意。」Tony擺擺手,「妳沒看見過伊斯坦堡的Christina,她對Anita的保護慾就像怕我跟Bruce會把Anita抓回去當成什麼稀有的實驗品。」

「這我可以想像。」Diana想起了什麼,笑出聲來,「你第一次到正義大廳的情況,我可是記得很清楚。Barry很仰慕你,Victor對你的裝甲很有興趣,但是那兩人都不能靠近你十步以內的距離,不然就要被蝙蝠俠的冰凍射線給活活嚇死。」

「有那麼嚴重?」Tony抽抽鼻子,Diana知道這是他談論重視之人時下意識的反應,說實話她覺得這樣的小動作有點可愛。

「不要說Barry跟Victor了,任何人與你的距離小於十步,蝙蝠俠就是一副天啓魔再臨的樣子...不對,就算當時母盒被偷,他都沒有這麼緊張,那時是你從西伯利亞回來的第二個月吧,我可以理解他的保護過度。」

「他太緊張了。」Tony的語氣充分表達他的不以為然,「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

Tony看著Diana無言以對,沈默了半晌倏然了跳起來,「妳知道?妳知道那時的我已經...沒有呼吸了?」

Diana的沈默證實Tony的猜測,被矇騙的事實像一把利刃刺進Tony的胸口,被Friday控制得宜的室溫突然降了十幾度。

其實所有人都知道,就只有自己被蒙在鼓裡。這個認知讓Tony覺得反胃。

「還有誰知道?」

「Tony,你冷靜點。」

「妳要我怎麼冷靜,現在不止是....那個傢伙,連Bruce都要瞞著我,連妳也要瞞著我嗎?」Tony呼吸急促得厲害,一字一句說得咬牙切齒,「這件事情還有誰知道?」

「不是你想像的那個樣子。」Diana趕在Tony發出怒吼前接著說:「當時的局面幾近失控,我只知道我們失去你整整一個小時,Anita的情緒陷入狂亂,如果你真的救不回來了,恐怕連Bruce的精神也會不保。就是因為Clark是這麼判斷的,才會瞞著Bruce把我請過去,等我到達蝙蝠洞時你已經恢復心跳。」

Tony瞪著雅馬遜公主,大氣喘的厲害。

Diana想握住Tony的手,最終還是作罷,「Bruce以為我只是過來關心你,他並沒有告訴我更多細節,我也裝作不知道,不去煩擾他照顧你。」

Tony「哼」了一聲,「他絕對知道,Clark那傢伙根本不會說謊,Bruce只要動一根手指就可以從藍大個兒嘴裡套出話,現在我只要想辦法去封住那個小記者的嘴,不然偉大的鋼鐵人死過一次的消息會傳遍全宇宙。」

「你的秘密在我們這裡很安全。」Diana保證,「這也是我跟Clark的共識。」

「但我很驚訝Bruce居然沒有問妳,我聽說我是被不知哪來的神秘力量救回來的。」

「我相信Bruce有詢問過Zatanna,她才是這方面的專家」Diana說:「這方面你查到新的訊息?」

「確實有新的消息。」話題被轉移後,Tony重新恢復平靜,「最近我拿到培養Christina跟Anita組織的資料,然後我想起在伊斯坦堡發生過的事情,所以有個假想。」

「你跟奇異博士討論過嗎?或是要找Zatanna?」

Tony搖頭,「比起魔法,我覺得更接近神話或是更高階的某樣東西。」

Diana鮮少看到Tony如此嚴肅的表情。

身任復仇者聯盟的創始成員,Tony接觸過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除了他自身代表的人類科技巔峰,亦對外星人、魔法、傳說有所涉獵,不論他做出何種結論,Tony Stark絕不低估危險,能讓他做出如此研判,必有道理。

Diana端正坐姿,「告訴我,在伊斯坦堡發生了什麼事。」


第二章  
焦炭遺留的火花

「等等,先給我站停一下!我有兩個問題要先解決。」Tony覺得眼前的一切以超出正常人的理解範圍了,就算他是個天才也不得不喊停,「第一,你讓兩個不知道從哪跑出來的小孩進到蝙蝠洞,還讓她們知道你的身份?」

「我跟Robin在尋找一批走私火藥的源頭,我們的追蹤本來是完美的,直到有第三方人馬介入,這第三方人馬就是在追捕這兩個小孩。」Bruce解釋道:「追蹤雖然是失敗了,變成跟一群黑幫份子的搶人戰鬥,但這兩個孩子明確的指認我與羅賓的身份,無法放置不理。」

「好,我明白了,蝙蝠俠與Robin的身份曝露了,真的是太棒了。」Tony眉頭擰在一起,指著兩個小女孩,「那麼,第二個問題,這兩個真是我們的孩子?」

Bruce點頭,「她們確實是。」

Tony先是嚥了一口氣,然後不敢置信地看著Bruce,「你居然沒有反駁我?連我自己都覺得我是腦袋有洞,才會做出這樣神經病的結論。」

「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Tony反嗆回去:「你『又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論?」

「DNA報告出來了,一方的DNA提供者確實是你與我,另一方來源不明。」

Tony被嗆得無法可說,好半天才憋出一句:「那的黑髮黑眼的小丫頭就是你六歲時的翻版啊,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見到你,差點以為Mr. Wayne把我爸嘮叨一整天的小哥哥變成小姊姊了,那時候你真可愛的沒話說,當然沒有我可愛就是了。」

Tony被嗆得無話可說,好半天才憋出一串話。

Bruce臉上的肌肉抽動,看上去想要變臉,又怕這個白眼翻出來破壞現在的氣氛。

見到這樣尷尬的情況,棕髮小女孩倒是樂呵呵地笑出聲來,「我家小姊姊是很漂亮,可惜你沒見過最漂亮的那一個。」

Tony轉回頭去打量兩個小女孩,「哦?還有第三個?」

棕髮小女孩聳肩:「現在沒了。」

「也就是原本有的。」Tony喃喃的說,又忍不住問道:「是像這個黑髮叔叔,還是像我?」

「兩個都不像。」棕髮小女孩搖頭,「她是個金髮藍眼的漂亮姊姊。」

「那個漂亮姊姊怎麼了?」

兩個小女孩對視,黑髮小女孩咬緊嘴唇不說話。

從女孩們的反應,可以想像的出來下場肯定不妙。Tony決定換話題,「妳們叫什麼名字?」

「他們叫我Anita。」棕髮小女孩說,又指著黑髮的同伴,「他們叫她Christina。」

Tony問:「他們是誰?」

「要把我們賣掉的壞人。」Anita説,「你可以問那個黑漆漆的叔叔,今天就是他把我們從壞人手裡救出來的。」

Tony腦裡轉出無數種可能性,以一個起點經過不同的轉捩點與選擇,擴散出不同的結局,每個都隱藏著不同的臆測與陰謀,少數幾個走到了今天的局面,讓他一下拿不準要以哪種姿態面對這兩個孩子,最後他選了一個最簡單的問題做起頭:「妳們的媽媽呢?」

「我們沒有媽媽。」Anita說完後接著問她的同伴,「我們有嗎?」

「就算有,也不知道是誰。」Christina説,她握著匕首的左手稍稍下垂,但刀尖穩定的指著Tony,「我們從來沒有見過媽媽。」

Tony追問:「從來沒有嗎?」

Anita搖頭。

「Tony。」Bruce喊道,打斷Tony的思緒,「你有可能的名單嗎?」

「什麼?你是指這兩個孩子的媽?」Tony抱怨的嚷嚷,「我怎麼可能知道,跟我睡過的封面女郎都能從美國西岸排到東岸去了。」

Bruce耐心的引導,「只是可能而已,多少有點頭緒吧?」

「很抱歉,還真的沒有。」Tony沒好氣的說,「倒是你,有個兒子自己都不知道,現在來怪我沒有頭緒?」

「Talia是故意隱瞞我的。」Bruce嘗試心平氣和的解釋。

「好吧,就算是這樣吧。」Tony聽起來完全不在意Bruce的說法,「但就結論來說,你還是沒資格跟我說教,這次也有可能是某個組織偷偷下手的,誰知道那些反派去翻了哪家飯店的垃圾桶。」

「以前我就警告過你了,在外面也要注意,別留下任何讓人下手的機會。」Bruce覺得一整天的煩躁氣息被點上一把火,「你總是不聽我的話。」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最不愛聽別人的話,尤其是某個突然消失不見的人,現在回頭想要教訓我?」Tony也惱怒了,「我那裡已經有一個二戰留下來的美國隊長成天對我碎念,不差你一個。」

Bruce臉色一變,正要發怒,Anita很適時地打斷兩個男人即將開始的爭執。

「在你們開始吵架前,我必須打斷你們。」Anita拉開衣領,在左肩上方有個小小的黑色裝置,裝置下延伸的電線沒入衣襟,「我可以繼續拆解這東西嗎?我覺得這東西再不拆掉,會有危險的。」

看到那東西的一眼,Tony就知道絕對不會是什麼好玩意兒,他想要更靠近一點,Christina跟Bruce同時繃緊全身肌肉進入戰鬥狀態。

「嘿,我不是壞人,我只是個技師。」Tony舉起雙手,「我可以幫忙把那個東西拆下來。」

隔著Tony還有Christina,Bruce問道,「那是什麼?」

「一個追蹤裝置,如果它跟壞人手上的追蹤器斷了訊號聯繫,機械就會開始倒數,我們還剩下...」Anita歪頭看了一下,「十分鐘,如果不拆掉的話大概會爆炸吧。」

「你居然沒有檢查就帶這兩個孩子進入蝙蝠洞?你腦袋終於被Bane打壞了嗎?」Tony焦急地說,他繞過Christina,走到Anita身邊蹲下,「如果我死在這陰森詭異的地方,都是你這臭蝙蝠的錯。」

怎麼每回吵架,錯的都是自己?Bruce一邊分神想著,「我不認為有任何訊號發射器可以躲過我的追蹤進到蝙蝠洞。」

「可以躲避追蹤器的,才是成功的引爆器。」Anita拉下衣領,乖巧地讓Tony觸摸綑在肩上的黑盒子,「這是那群壞人拿來追捕我跟Christina的玩具,如果因為距離太過遙遠接收不到訊號,這個東西就會爆炸。」

「哪來這麼多心眼的人口販子。」Tony抱怨著,「有多少孩子死在這東西手上?」

Anita歪著頭,僅用了一秒回想,「沒有,其他的都被我拆掉了,但是這是最特別的,我需要有人幫忙才能拆掉它。」

Tony的眼睛冒出光芒,看向Anita的眼神完全變了,混雜著期待、擔憂與緊張,「妳懂這些?」

「這是我一直活到現在的原因。」Anita的聲音中有著藏不住的自豪,「我們可以開始嗎?我感覺到這個盒子開始發燙了,有一點點危險。」

這次Christina沒有阻擋Tony,她走到離Bruce幾步距離之外,跟Bruce一起安靜的看著一大一小對著一個小黑匣爆出一連串的專業術語,且一點都不驚訝Anita可以跟上Tony的思緒。

但Bruce十分驚訝,雖然他的外表沒有表現出來。

不出五分鐘,小黑匣順利被拆解下,被分解後攤開在實驗桌上。

「太精巧了,我不相信一個東亞的人口走私販子可以做出這麼精細的追蹤器。」Tony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誰聽,「我會叫Jarvis追查看看,我對做出這東西的人有一點點興趣,說不定還涉及黑市的武器販售...」

Bruce握住Tony的胳膊,拉過他的注意力,「比起武器販售,我倒想要問問,你覺得同時誘拐擁有你跟我基因的孩子,這個機率有多高?」

是了,這就是問題所在。以Stark總裁與Wayne總裁長年的獵豔紀錄,突然多出一個女兒真的不是什麼世紀新聞,全美八卦雜誌說不定還會嫌棄這新聞來得太晚,除了嘲笑兩位花花公子總算到了還清情花債的時刻,也不會掀起多高討論度。

但同時握有Stark家跟Wayne家的小公主,這樣機率有多高?

更別說這兩個孩子顯然受過良好且非比尋常的訓練,一個年紀輕輕就可以手拆炸彈,另一個擺起打架的架勢堪比Damian,簡直就是另一個被刺客聯盟養大的Wayne家孩子。

Tony甩開Bruce的手,「我建議你先跟Talia確認一下,她是不忘記說你們還有女兒養在刺客聯盟?」

Bruce不曉得今天的Tony是吃了什麼炸藥,老是繞著Talia打轉,「我們沒有。」

「好吧,就問問而已。」Tony對Bruce的辯解表現得一點都不在乎,「反正從頭到尾你都不願意跟我說,要不是我逼問Dick,我大概是全世界最後一個知道你已經有個兒子。」

Bruce憋了半天,只說出一句,「我想你對這種事不會在意。」

「是嗎。」Tony繼續研究那個黑色的小匣子,對Bruce的辯解仍舊表現得興致缺缺,「Anita,妳說這個小東西沒有接收到訊號就會自爆對吧?」

「是的?」

「妳覺得我們能夠反方向找到接收訊號的源頭嗎?」

「反偵測嗎?」Anita興奮的說,「沒問題,這個我從出生就會了。」

「太棒了。」Tony說,對Bruce揮手,「現在閒雜人等通通滾出去,接下來是頂尖技師們的交流時間。」

「Tony…」

Bruce還想說話,被Tony強行打斷,「我說了別打擾我,帶著你女兒滾出去,別來煩我。」

就這樣,Bruce莫名其妙地帶著一個小女孩被趕出自己的蝙蝠洞,兩人異常安靜地坐在寬大到足夠容納二十人的巨大餐廳,等待阿福把已經放涼的晚餐熱過重新端上。

充滿火藥與煙硝味的屋子突然安靜下來,似乎除了蝙蝠洞裡的兩人與阿福,就剩下這一大一小了。

Bruce的腦子裡開始排列組合各種過去與未來可能產生的組合,再過濾刪除不必要與不確定的分支,本來他可以迅速做出最佳選擇與數個預備方案,但是餐桌另一邊的漆黑大眼一直使他分神。

「你不喜歡美國隊長。」Christina率先打破寧靜,沒頭沒腦的迸出一句話。

Bruce從餐桌上抬頭,「什麼?」

「你生氣了。」Christina眨眨眼,「蝙蝠俠不會生氣,他不會對任何事情產生『冷酷』以外的情緒,就算我說出你的真實身份,就算你知道我跟你的關係,就算你確認Anita跟Mr. Stark的關係,你也沒有動搖,但就在剛才,你生氣了。」

Bruce用深沈的目光盯著Christina,換作是高譚市的惡霸、挑戰正義聯盟的混混,甚至是絕大部分的正義聯盟成員遇上這如寒冰般的眼神都會不自覺打冷顫,但Christina就只是回視Bruce的目光,冷靜的似乎不知「恐懼」為何物。

Christina很快讀懂Bruce目光中的意義。

「我知道,因為『組織』就是這麼告訴我的,而且因為我也是這種人,我就是你身上被剝離下的個體,比你想像中的還要『相似』。」

「妳說的『組織』,跟今天追捕你跟Anita的是不同人吧?」Bruce試著釐清他一直想不透的問題,「把妳們養大,把妳們訓練成現在這樣子的那些人,為什麼會知道我的身份?」

Christina笑了,但這笑容很冷,沒有一絲喜悅之情,「他們怎麼知道的很重要嗎?就是知道了,才會奪取你的基因,才會製造出我,他們有你的任何資訊都不需要感到意外。」

Bruce忽然覺得一股寒氣自腳底竄起,爬上背脊直達後頸,刺骨寒意讓他一瞬間頭昏眼花,擔憂轉變為久未謀面的恐懼佔據大腦,「妳說的是『製造』?」

Christina笑容未曾褪去,成熟冷靜與尚未消失的稚子青澀互相交融,兩種矛盾的氣質讓她看起來是如此悲傷,「一個是地球上最厲害的偵探,另一個是最聰明的未來科學家,這麼好的素材,怎麼可以浪費呢?」

答案就是這麼的簡單,又是那麼的合理。Bruce無法控制的緊握拳頭。

黑暗的爪牙終究是伸向Tony。

Bruce曾以為,就算自己被邪惡奪去父母、對法律失去信心,他仍舊可以用自己的正義守護高譚市不被黑暗染指,他可以讓Tony遠離黑暗,當個只懂享樂與醉心實驗的花花公子,只要他堅守黑暗與光明的界線,黑暗就不會越界。

但其實黑暗早就躲過蝙蝠俠的視線,遠在Tony Stark還未成為鋼鐵人之前,就已撕裂了那個燦爛的天之驕子。

一隻溫暖的小手突然覆上Bruce緊握的拳頭,「別擔心,組織已經不在了,不會再有人利用我,不會再有人傷害Anita,就像你會用盡一切方法保護Mr. Stark。」

Bruce倒回椅背上,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

那個組織的事,以及Christina跟Anita的身份都可以從長計議,但現下有更迫切的問題要解決。

Bruce重新將目光擺回Christina身上,「如果妳一直在保護Anita,為什麼又願意將炸藥放置到她身上?」

Christina挑起一邊的眉毛,這個動作倒是像極了具有質疑精神的Tony。

「我很確定你們身上沒有任何信號發射裝置,那個在Anita身上的東西一開始便沒有運作,是進到蝙蝠洞後Anita開啟它,目的是要讓Tony幫助她找到訊號的源頭嗎?」

Christina點頭,「你果然也是這樣想的。」

「『也』是什麼意思?」

「你跟我,我們的想法一樣。」Christina繼續說:「你不會審問我跟Anita,你放手讓我們在地下室到處亂跑,一邊觀察我們,可是我這邊也是一樣的。」

「你們想要什麼幫助?」

「在Anita身上的東西,真的是計時器,可是炸彈不在黑色小匣子裡。」Christina解釋道:「那是一個引爆器,真正的炸彈藏在這都市的某個角落,隨時準備引爆,但是我跟Anita一邊拆解炸彈一邊躲避追捕,所以我們找上你。」

Bruce雙手交握放在餐桌上,「那群追捕你們的人是什麼人?」

「來自東邊的壞人,想要在都市製造混亂。」Christina答道:「我們把炸彈偷出來,因為被發現才會被追殺。」

「為什麼不早說?」

「我們不知道你們可不可以信任,你不是一個因為對方有你的一半基因就相信對方的人。」Christina的語氣又重回叫人害怕的冷靜,「Anita建議由你來保護我們,找出炸彈的位置後,再想辦法溜出去拆掉它。」

「老爺,小姐。」阿福選在這時氣喘吁吁的跑進餐廳,「Tony少爺跟Anita小姐不見了。」

Christina從位置上跳起,意外的變了臉色,「他們找到炸彈的位置了。」

Bruce臉色也變了,他太了解Tony瞻前不顧後的做法,Anita若是繼承Tony的風格,一大一小都不會是乖乖等待救兵的人。

「等這一切結束後,我要好好修理他。」Bruce陰狠的説。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