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蝙蝠铁】Project DoG I 星碎花火 - 第一章(試閱)

內戰後被蝙蝠俠強制留在紐約休養生息的Tony,在與Diana聊天的過程中回憶兩個黃金單身漢是如何知道自己有個未曾謀面的女兒,以及這兩個女孩似乎隱藏著某種秘密。

時間點在《Project DoG 哨犬計畫》之後,但說的是遠在《Project DoG 哨犬計畫》之前的故事,所以不會互相影響閱讀內容。

私設女兒們、非生子梗


首販於10/27 灣家歐美感染Only,應該會釋出至第二章或是第三章部分。



====================================


現在‧紐約

「現在又變成我的錯了?」Tony憤恨的灌下一大口色澤豔麗,光用眼睛看就覺價值不斐的紅酒,「我的傷口不早就好了嗎?我聽話的待在紐約一步沒離開,結果他給我的獎勵是什麼?『不准離開美國國界』,超級不講理的,你們正義聯盟的人都聽從他這麼不講理的命令嗎?」

喝完一杯還不夠,Tony用喝白開水的速度灌下另一杯,「得了便宜還賣乖,我要抗議他侵犯人權、剝奪他人自由,把他扔到自由女神像前向全美國的精神象徵懺悔!」

Diana毫不遮掩上揚的嘴角,看著Tony罵咧咧對著紅酒耍脾氣,眼明手快的趕在Tony再次伸手摸到紅酒瓶身的時候拿走酒瓶,「喝慢一點,Ms. Potts只讓我帶來這一瓶,喝完可就沒了。」

Tony瞬間換上淚汪汪的大眼,「公主殿下,您看這兩個人欺負我,我真的懷疑他們背著我好上了,然後決定共同的興趣是欺負我,讓我生不如死。」

Diana看著眼前這個下一秒就要落下眼淚的大男人,除了感嘆Stark總裁天生的好演技之外,又對這個如此自然的把委屈當手段用的男人感到好氣又好笑。

「要我拷問嗎?真言繩索剛好派上用場。」

Tony沒料到這麼快就找到盟友,還被自己的口水嗆了一把,好半天才緩過氣。

「怎麼?那個臭蝙蝠在正義聯盟真的是蠻橫不講理的暴君嗎?」

「就是你認識的蝙蝠俠。」Diana重新替Tony倒上紅酒,雖然只有半杯的份量,「『超人不許這樣』、『神力女超人妳要這麼做』、『Barry,不可以』,全正義聯盟沒有一個人可以反抗蝙蝠俠的威嚴。」

「我以為正義聯盟的領導是超人。」Tony抬起一邊眉毛,「原來真正管事的還是那隻蝙蝠。」

「我們必須承認,不論是意志還是謀略,蝙蝠俠都是最好的那一個。」Diana說道:「征戰於戰場最前線是我跟超人的工作,謀略與交涉是蝙蝠俠的強項,蝙蝠俠擁有我跟其他正義聯盟成員無可比擬的才智與技巧,就跟你一樣。」

「別說了,我可沒有公主殿下說得那麼好,看看我的結果,復仇者不是殘疾就是叛逃,而且這都是我的錯。」Tony又一口氣乾了Diana斟的半杯紅酒,「我還真該接受Barry的邀請,跳槽到正義聯盟才對。」

懸於兩人頭頂的水晶燈投下絢麗光芒,灑在Tony低垂的眼簾上,但光亮透不進焦糖色的眼底,連同光明的溫度一起被拒在那人的心靈之外。

Diana在柔軟的真皮沙發上端正坐姿,「這不是你的錯,你已經盡力了。」

「但結果超級糟糕,比我有記憶以來所有失敗的實驗都還要糟糕,簡直是一場大災難。」

「你明白人跟機械不一樣,機械出現錯誤可以重新再來,但人只能活下去承擔結果。」Diana說:「我們都有無能為力的時候,看著心愛的人離開、看著正義之下不再完整的初心。我們會痛、會流淚,但我們可以承擔起這個重量,當世界需要我們的時候再次挺身而出,這正是我們能為英雄的原因。」

Tony正想反駁,Diana先一步開口,「我知道你擔心身在Wakanda的復仇者,但他們也必須明白正義不只是舞台上的掌聲與鮮花,會有流血與妥協。在漫長的時間長河裡,人類不停在正義與犧牲之間尋找平衡,二者只能共存不會獨存,如果在Wakanda的復仇者們沒有看清這一點,英雄也只是小男孩的扮家家酒而已。」

「我們的公主殿下被蝙蝠俠的黑暗心靈學洗腦了嗎?」

Tony張大嘴久久不語,愣了半晌只擠出這句話。

「這我不同意,只是在犧牲與失去上,有些個人看法與體驗。」Diana今晚第一次主動避開Tony的眼神,「正義與犧牲總是相伴而生,這一點我與他的看法相同。」

「這大概是女神的智慧吧。」

「不,只是在人類社會中,體驗到的經歷罷了。」

Tony知道,女神想起那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犧牲的英國軍官,那個第一次讓神之女體驗死亡與失去的痛苦的平凡男人。

時間並不會帶給人智慧,否則那個從二戰走到二十一世紀的男人怎可能會不明白這道理?終究只有切身之痛才會使人成長,只有死亡的陰影才能讓靈魂昇華。

兩人一時之間陷入沈默,萬丈高樓之頂的豪華套房既聽不到紐約繁華之夜的喧鬧笙簫,現又少了主人與客人的歡談笑語,安靜地令人窒息。

「難為公主殿下來當我的客人,還要當我的心靈諮商師。」Tony不知從哪摸出一盒甜甜圈,咬了一個後將紙盒推到Diana面前,「其實你們不用輪流來看著我,我又不是未成年的小朋友,不會自己偷偷跑掉的。」

「不,你就是會偷偷跑出去,我毫不懷疑。」Diana毫不留情戳破Tony的小心思。

「我覺得公主殿下跟Pepper越來越像了,我要阻止妳們女孩子的小聚會。」

「只要你不違反Bruce的規定,我就不需要一直被Ms. Potts委託來看你。」

「那可不行。」Tony嘴裡塞滿甜甜圈的同時也不放棄說話,「我樂於打破臭蝙蝠訂下的規定。」

「你樂於打破所有人的規定。」

「我是未來學家,一個打破規定、製造創新的科學家。」

「那麼,樂於打破所有規定的Mr. Stark,你接受Ms. Potts的安排讓我來看管你,有什麼目的嗎?」

「說是目的也太讓我傷心了,難道我在公主殿下的心目中就這麼陰險?」Tony揮揮手中被咬了一半的甜甜圈,假裝語帶哽咽地說:「只是有件事,我想詢問公主殿下的看法。」

Diana好奇了,「看法?」

「是我家...不,應該是『我們家』的小丫頭。」Tony說道,「我對發生在她們身上的事情有些疑問,我必須很遺憾地承認,是一些科學尚不能解決的問題。」

「這有趣了,說來聽聽?」

「嗯...該從哪裡說起呢?」Tony咬上剩下的甜甜圈,目光逐漸黯淡,「要從四年前的一通電話開始說起。」


第一章  君士坦丁堡的晚霞

伊斯坦堡的夕陽走過三千年的歲月,依舊紅艷的懾人心魄,在它的照耀下不知有多少先人為生命撒下熱血與信仰,不知有多少王者迎來走往、為他的帝國窮盡畢生心血,但最終都消磨在時光的泱泱大河中,只有這豔陽不受時光摧殘,日復一日展現它曾目睹的璀璨光華。

逆著晚霞餘光,脫去黑暗騎士戰袍的Bruce只是個旅人,站在山丘頂上的別墅中俯望大海與天際的交會點。夜晚在Bruce的身後張牙舞爪地撲上,距離黑暗騎士的背影只有幾步之遙,但它瘋狂的想把這位孤單的守護者拖進冰冷黑暗中。

一面是光明,另一面就是黑暗,光與暗在Bruce身上拉扯,達成恐怖的平衡,只要稍有錯失就會被兩股力量撕裂,但他享受著這平衡帶來的壓力與重量。

唯有黑暗騎士守護黑暗與光明的界線,所有骯髒都被隔離在不見天日的黑暗中,只有如此,他所愛的人才能自由地翱翔在陽光之下。

而此時那人正朝這自己所在的天臺疾馳而來。

夕陽依舊刺眼,幾乎將Tony Stark的金紅色戰甲融進鋒芒中,沾染血腥氣息與榮光,走過冥河、重生在眾人眼前的天之驕子,帶著一日最後的光明闖進Bruce的視野。

只有這一刻Bruce Wayen允許自己放縱思緒,貪婪凝視著朝自己疾馳而來的身影。

他必須把這一刻牢牢的印記在腦海中,他的Tony乘著似血的榮耀向自己奔馳而來,褪去他用鐵甲築起的防護,以最赤裸、最純淨的的姿態走向自己。

這是他唯一的獎賞,也是他所剩不多的珍寶。

等到Tony站定在自己面前,Bruce確定自己已收拾好情緒,又是那個尚未戴上頭罩的黑暗騎士。

「我的老天爺,除非是阿福再也不肯為你烤小甜餅的緊急事件,否則不准再用一副世界末日的口氣約我出門。」Tony表情不是很好看,那是一種被強迫中斷實驗、拉出實驗室的不爽臉色,「看看這裡,晴天大海,美麗的地中海度假勝地,你要約會就直接說啊,好好的地中海浪漫之約被你搞得像是我倆私奔了一樣。」

「確實很嚴重。」Bruce轉頭就走,他確定Tony會跟上,「還有我不是叫你要低調嗎?有誰知道你來這裡?」

Tony「哈」的一聲笑出來,「你要我『馬上、即刻』趕來,我不使用MARK,難不成還要搭那個慢的跟烏龜一樣的飛機嗎?你放心,JARVIS的反偵測技術就算神盾局的雷達也捉不到。」

Bruce毫不猶豫的說,「JARVIS是最好的。」

稱讚JARVIS就是稱讚Tony Stark的智慧與技術,Bruce知道此時的Tony因為自己的稱讚笑歪了嘴。

僅因一句讚美就樂得開花的Tony,把實驗被打斷而不快的情緒通通丟進地中海,「說吧,到底是什麼事?」

Bruce僅僅是回答:「你來看看就知道了。」

「最好是有值得我放下工作跑來荒郊野外的大事情,你知道我快要完成自動捕捉系統,以後是盔甲飛來找我,不用再像衣架等JARVIS幫我穿上。總不能每次都傻兮兮的叫人等我穿好戰甲再來打架吧?」Tony跟在Bruce身後嘮嘮叨叨的說著,「天曉得我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了,看到索爾的錘子時我就更肯定了,能夠自己飛過來的鋼鐵戰甲,怎麼想都覺得炫爆了。」

「就算是自動捕捉裝置,還是需要JARVIS的控制。」Bruce說,轉身閃進懸掛在大廳的幕廉後,轉動偽裝成衣架掛鉤的裝置,「沒了JARVIS,你可慘了。」

牆壁無聲的滑動,露出一個成年男子可以進出的洞口。為了便利性與隱密性,Bruce在全世界都有置產,有的是以人頭名義購買的小屋,有的是像這樣掛名在Wayne家族下的豪華別墅,共通點是都極具隱蔽性,同時藏有不為人知的密道與小黑屋。

跟著Bruce鑽進密道,Tony仍不忘調侃對方,「你好意思說我,Wayne家主人沒了阿福,就是個差點被餓死的大少爺。」

「我可是在喜馬拉雅山脈山上修行而存活下來的人,一個人。」,Bruce加重句尾的咬字。

Tony模仿Bruce的語氣,「我可是在阿富汗被炸出一個洞而存活下來的人,一個人。」

Bruce差點手抖錯按密道閘門的按鍵,但很快地穩住狂跳的心臟。

「感謝上帝,天堂都不願意接受你這樣的人。」

話說出口Bruce馬上後悔了,這是當年留下的壞習慣。

在遙遠的記憶深處,被蒙上灰塵的記憶中,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窩在Wayne豪宅內柔軟寬大的沙發上指天畫地,比誰聰明、比誰未來的成就大,比不出成果就開始幼稚的吵架,罵對方地獄惡魔王八蛋等等,全都是少不更事的玩笑話。

那時全世界就是圍繞他們轉,沒有Wayne家族買不下的珍奇異寶,永遠走在科技尖端的Stark家主,在無限光環下兩個小毛頭以為他們可以一直這樣嘲笑著對方、關心著對方,一起走到生命的盡頭,直到死神將Bruce的父母帶走,成長拉開了兩個孩子的距離。

當年的玩笑話都變成了禁忌詞,兩個依舊光鮮亮麗的富家少爺,一個遁入黑暗,一個滿手血腥,他們都不認為自己能夠善終,因為錯過太多、也做錯太多,他們都認為對方應該獲得更好的待遇,因為那是比自己更美好的人。

本不該開這種玩笑話的,Bruce懊惱的想要說什麼彌補,卻說不出口。

Tony不是一個享受沈默的人,他淡淡的回應「彼此彼此」。

今天真是太過多愁善感了,Bruce歸咎於這幾天意料外的狀況。

閘門之後是通往地底深處的階梯,但兩人還沒走到盡頭就被慌忙出現的阿福攔住去路。

說是慌忙,也就是步伐急了點、氣喘了點罷了,那股刻入骨髓的英國紳士氣度是怎麼也丟不掉的。

「老爺,出事了。」阿福語速極快,「兩位小姐不見了。」

「什麼?」Tony從Bruce身後探出頭,「你說這小子找了兩個姑娘玩?」

「Tony少爺...」

Bruce快速截斷阿福的話頭,「不要亂想,是兩個不到十歲的小女孩。」

Tony已從滿臉笑容轉變為震驚,「天啊,我現在才知道你玩得這麼大,而且帶下來這裡玩?你的口味越來越重了。」

「別鬧了。」Bruce深知不即刻制止Tony,他的玩笑話會越開越誇張,「警報系統沒有響,她們還在屋子裡,分頭去把她們找出來。」

「找人沒問題,但是我有一個問題。」Tony右手腕上的手錶反射金屬色澤的暗紅色,錶帶像極了鋼鐵人的戰甲,「被你抓回來的兩個人,危險嗎?」

阿福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睜眼看著他的主人。

Bruce欣慰Tony的反應力,「尚未確定她們是哪一邊的人,但不是一般的小孩子。」

「了解,大概就是達米安的正常版。」Tony說道,「你確定只有兩個人?」

這裡是Wayne的別墅,也是蝙蝠俠的秘密基地,要在蝙蝠俠的眼皮子底下消失,怎麼想都不是兩個不足十歲的小孩子可以做到的事情。

Bruce猶豫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好吧,但我還是賭有人來攪局。」Tony聳聳肩,縱使蝙蝠俠的科技水平不比自己,但也差不到哪去,一定有外力幫助,「如果被我碰上了,我怎麼知道對方是不是你抓回來的人?」

「你看到就會明白的。」

Tony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今天話總是說一半,雖然以前也這樣就是了。」

「我認為說再多,都沒有你看一眼來的有用。」Bruce説,「我自己也不確定,現在的情況已經超出我的預想範圍了。」

「不管是誰,我要給他的臉書點個大大的讚,能讓Bruce Wayne吃鱉,絕對是阿卡漢精神病院住民的夢想。」

「別廢話了,找人要緊。」進入黑暗騎士狀態的Bruce一如既往,沒有回應Tony的俏皮話,「阿福你到樓上守著,Tony跟我來。」

「不要!」

Bruce跟阿福同時轉頭,看著Tony擺出媒體熟悉的Stark式不合作表情。

「難得可以進來蝙蝠洞探險,雖然不是高譚的那一個,但也夠有趣的,怎麼可以不讓我好好的玩一玩呢?這可是難得的探險時間。」

Bruce皺眉,「太危險了。」

「在你的蝙蝠洞,哪裡危險了?」Tony揮揮手,腕上的金紅色斥力砲閃過一道紅光,「行了,也不需成天黏在一起,我往這邊走,你往那邊找,效率比較高。」

阿福站立於Bruce身後,看著主人的背影不知如何開口,而他的主人,看著Tony離去的方向,一時之間居然沒有任何反應。

「老爺...」

老管家嘆了一口氣。遙遠的過去,只要Tony到Wayne大宅作客,他們就會形影不離,把偌大的莊園當成尋寶樂園一起嬉戲,或者說,一起破壞後改造。

但在槍聲響起的那一晚,一切都改變了。

Bruce踏上了尋找的旅程,不曾回首看過一次,Tony也在一場車禍後,頭也不回的踏入機械與鮮血的戰場,一個人走後另一個也離開了,兩人的距離愈來愈遙遠。

現在,看看這兩個人,究竟是誰拋下了誰?

夜深人靜時,捧著晚安酒的老管家時常想著,如果死神沒有來作客,他們被一起撫養長大,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

可惜世界上沒有如果,人只會不斷前進。

Bruce終於回神,對阿福吩咐道,「你上去守著,等紅羅賓跟羅賓的消息,我去找Tony。」

「老爺果然擔心Tony少爺的狀況。」

「他不了解。」Bruce説,「那兩個女孩,絕對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老管家心平氣和的指出重點,「但您什麼都不想跟Tony少爺說。」

「眼見為憑。」

老管家再度嘆氣,「容我報告,DNA檢測結果出來了,不會錯的。」

Bruce的眼神更加晦暗,「那麼,問題就大了。」

漆黑的洞底隱藏的秘密,是不能見到陽光的,一旦見了光,他努力維持的平衡就會被打破。

可惜Tony對此一無所知。

悠遊在蝙蝠洞裡的鋼鐵俠,並沒有專心地尋找傳聞中的小女孩,他東摸摸西碰碰,一邊在腦內羅列著大蝙蝠該升級的裝備,一邊翻找可以取用的工具。

Bruce絕對不會允許他事後對自己的道具指手畫腳,最快的方法就是就地執行,等到他道具都拆了、系統也駭進去了,就算是Bruce也不得不讓自己完成。

反正這人事前嘴巴罵得再兇、臉再黑,只要動手了,也會由得自己。

心裏盤算著壞主意的Tony,不經意聽到機組後方螺絲落地的聲音。

Tony很確定自己沒聽錯,雖然這聲音輕了點,但自小在螺絲與扳手堆長大的Stark家小孩可是對這聲音熟爛於心,甚至他都可以從掉落的聲音判斷螺絲滾到哪兒去。

這大概是職業病吧?Tony想著,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斥力砲對準聲音的方向,側著身子閃過機組,對著眼前的兩個人喝道,「通通不許動,不然我會叫蝙蝠俠把你們綁上蝙蝠燈,送到高譚警長家門口去。」

斥力砲下是兩個十來歲、身型纖細的孩子,其中一個黑髮黑眼的女孩動作敏捷的擋在她的夥伴身前,沈默的身姿卻極具保護性,充滿敵意的黑眸陰沉冷酷,讓Tony覺得十分熟悉。

女孩不說話,Tony也不想說,只是飛快地思索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覺得這一幕莫名熟悉。

一大一小的對峙被小小的嘆息打斷,從黑髮女孩的身後探出一個棕色的小腦袋,一雙靈動的焦糖色大眼沒有一點畏懼,好奇的看著Tony。

「所以你們打算就這樣站到天亮嗎?」棕髮的小女孩問道,揚了揚手中的螺絲起子,「你們不動作,我要繼續解鎖這玩意兒囉?」

黑髮女孩對同伴喝道:「別動。」

棕髮小女孩倒真的不敢動,但嘴上不安份,「不可以殺了他。」

「我不會殺了他,我也不能讓妳被抓回去。」黑髮女孩説:「我答應過......會保護妳的。」

Tony看著兩個女孩,身體沒有任何動作但思緒瘋狂的奔馳,他覺得自己快抓到了...

「Tony。」

Bruce如鬼魅的身影倏然落下,擋在Tony面前,未著漆黑戰衣與披風卻無損黑暗騎士不怒而威的氣勢,但對面的黑髮小女孩並沒有被嚇到。

黑髮小女孩轉動左手,鮮紅的匕首在指尖耀動冷冽的光芒,Bruce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從腰際摸出蝙蝠飛鏢,但Tony制止了Bruce的動作。

Tony思緒瘋狂地轉動,但結論如欲逃脫的線頭,細小滑溜的抓不住,目光在兩個女孩身上來回掃視,希望找出那個即將被抓在手中的線頭,直到視線落在女孩腳邊的水窪。

洞底積水的倒影,清楚映出兩個男人兩個女孩,雙雙成對,以落下的水滴為界線,劃分出性別與年齡的魔法效果,讓Tony以為自己看到另一個世界的他與Bruce。

如果,死神沒有來作客,如果他們一起被撫養長大,如果...他們是一對親密的姐妹,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

Tony倒吸一口氣,猛然轉身面對Bruce,從對方沈默的眼眸中得到了答案。

「什麼時候?」Tony聽到自己的尾音有一絲顫抖,「我們......有了女兒?」


评论
热度 ( 2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