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YGO哨響AU/海表】Reflection 02(重發)

前陣子文章被吞得厲害,正巧趕上CWT印刷,就重新編輯再加入一點新的內容(不只一點好嗎 by小夥伴

與葡萄芬達共同設定、執筆,是以闇前提的海表文,主線劇情亞圖姆死亡確認

大量哨兵嚮導私設,請確認可接受再往下看喔

===============================================

遊戲手捂著火辣發疼的脖子跪倒在地上,想要呼吸又想要吐出悶在胸口的疼痛,最終只是嗆得他不停的咳嗽。

「你還好嗎?」伊西絲扶起遊戲,輕輕拉下遊戲遮在脖子上的雙手,「讓我看看。」

「我......我沒事。」遊戲沙啞的說。

伊西絲搖頭,「指印都出現,海馬下手太不知輕重了。」

「我......」

「跟我來。」伊西絲轉過頭跟身正低聲交談的少年少女吩咐:「這裡沒事了,該晨練的繼續晨練,沒事都就都散了。」

一群人在伊西絲的要求下拖著緩慢的腳步各自散去,每個人在離去前都是一副驚奇的模樣,一雙雙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著遊戲,甚至有兩個女孩直接指著遊戲相互咬耳朵。

這種赤裸裸的眼神讓遊戲很不舒服,現在除了疼痛的喉嚨,連精神都鬱悶起來,好在那股不知名的悲傷已經從胸口退下,讓他稍稍舒了一口氣,只是心臟依舊怦怦狂跳。

「來吧,我帶你到醫療室。」伊西絲拉起遊戲的手臂,帶著他離開大廳,沿著長廊後爬上階梯,左彎右拐的走了好長一段路,最後終於到達一間乾淨的房間。

房裡裡面潔白乾淨,各種瓶罐與紗布、繃帶整齊地擺放在櫃子上,被推開的窗戶正面花園,窗台上有一瓶插著紫色蓮花的透明水晶花瓶,將乾淨的醫療室添上一絲女性的優雅與溫柔。

「坐下吧,我幫你上藥」伊西絲拿著一罐藥膏,示意遊戲抬起下巴露出脖子。

還有些喘息的遊戲紅著臉別過頭,「我沒有受傷,瘀青放著不管幾天就好了,不用麻煩伊西絲小姐。」

才剛被人掐到差點再也無法呼吸,他可不想再將自己的脖子曝露在別人面前。

伊西絲僅是微笑著,「好,那麼你聽著我的聲音,深呼吸。」

遊戲有些漫不經心的聽著伊西絲沈靜的聲音,還在狂跳的心臟方散了他的注意力。

接著遊戲注意到了,一個小小的身姿撲著翅膀落在窗櫺上。

一隻嬌小的燕子,停在水晶花瓶邊,歪著頭看著遊戲,黑色的眼睛閃著靈動的光芒,卻有股沉靜的力量,吸取遊戲全部的注意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燕子飛走了,遊戲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平緩下精神,任由伊西絲抬高自己的下巴上完藥,而這之間的變化自己完全沒有察覺。

遊戲有點不好意思地問:「伊西絲小姐,您剛剛......?」

「用了點方式,讓你平靜下來。」伊西絲微笑的說:「畢竟我是個嚮導。」

遊戲仍是茫然地點頭,他不知道該不該詢問。

倒是伊西絲先道歉,「很抱歉,剛才讓你受到驚嚇了,海馬平常雖然暴躁但不會無故攻擊人,可能是剛執行完任務回來,剛執行完任務的哨兵會短暫停留在亢奮中,需要嚮導的安撫。」

「海馬…海馬君是名哨兵?就是外面說負責執行攻擊任務的,呃......士兵?」

「是,但也不是。」

伊西絲的答覆讓遊戲更迷糊了,但她只是露出抱歉的笑容,「抱歉,我需要去查看海馬的狀況。我先帶你去你的寢室,你的室友是個熱情的嚮導,任何關於我們的事情都可以問他。」

伊西絲帶著遊戲離開醫療室,途中碰到三組人馬,都是一對年輕男女,他們同樣用驚訝與興奮的眼神毫不掩飾的盯著遊戲,讓遊戲好不容易平靜下的情緒又開始緊張。

那些眼神中的探究之意探過明顯,甚至有一名少年是用近乎於貪婪的眼神看著自己,好像自己是塊烤好的肉,準備好隨時獻給獵食者,讓人不舒服。

最後是伊西絲的敲門聲換回遊戲的神智,「小傑,我把你的室友帶來了。」

門一打開,一個目測十一、二歲的黑髮的少年立刻竄出,看著遊戲大叫:「我就知道,剛在餐廳裡我就聽說了,果然是你。」

「我什麼?」遊戲困惑地問。

「那個在海馬瀨人手下活下來的人。」小傑興奮的說,「整個餐廳都傳遍了,你......」

「那是個誤會,不要胡亂聽說。」伊西絲輕快地打斷小傑的話,遊戲發現小傑的臉立刻變得慘白,乖順的閉上嘴,這讓遊戲對伊西絲產生了一絲崇拜。

「還沒介紹呢。」伊西絲的聲音依然輕快,「這是你的新室友武藤遊戲,一個醫學院的學生,之後會待在塔裡作為我的助理見習生。」

小傑用力點頭,伊西絲再對遊戲說:「這位是小傑,是個剛覺醒的嚮導,三年前剛進到塔里,同為塔的新進成員,你們應該有很多共同話題可以聊,有問題也可以問他,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小傑用力的將遊戲拉入房間,指著房內右側的大床與桌椅、書櫃,「這半邊是你的。」再指著另外半邊堆滿書本、抱枕與不知為何會堆在房內的半枯枝葉,「這半邊是我的。」

遊戲坐到床上,軟綿的床墊向下陷了一大塊,遊戲擺弄著胸前的千年積木,最後深吸一口氣,抬起頭迎向小傑閃亮的目光。

該來的總是要來,遊戲疲累的想著,說:「小傑有什麼想問的嗎?」

「你是嚮導,對吧?」

「不是,我只是一個普通人。」遊戲對著小傑驚嚇的表情,認真的說:「是真的,我唯一比較厲害的就是已經讀了一年的醫學院,對醫學有基礎知識而已。」

「你真的不是嚮導?」小傑不敢置信的又問了一次,「我還以為,是你隱藏的太好,所以才感覺不出嚮導的精神氣息。」

遊戲有點自暴自棄的說:「我只是個普通人,在十天前我甚至只在論文裡看到關於哨兵跟嚮導這種種族的介紹,但是我連哨兵跟嚮導要怎麼區分都不知道。」

小傑在遊戲對面的床上盤腿坐下,「那麼你一定是塔裡唯一的普通人,這真的很奇怪,塔向來不收普通人的,有的話也會在幾年後劃分為哨兵或是嚮導,但是他們的都是不滿十歲的小孩,像你這麼大了也不可能再進行劃分。」

「所以哨兵跟嚮導有什麼不同?」遊戲抓緊機會問出他一直想問的問題,「我過去只在論文中得知有一種種族在身體機能與精神力上都比人類強大,但是資料太過稀少模糊,報紙倒是有看過哨兵的報導,但只說是強大的作戰士兵,沒有更詳細的說明了。」

「你什麼都不知道就近到塔來了?」小傑睜大眼睛,接著自言自語起來,「也是,我九歲進入塔的時候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都是塔裡教的,外面的人更不能知道的。」

小傑坐正姿勢,清清喉嚨認真的說:「某一些人類,在到達一定的年紀,通常是八歲至十二歲的時候會劃分為哨兵跟嚮導,哨兵身體機能非常強悍,不論是速度、耐力、反應力與復元力都比普通人強上五倍的速度,而嚮導雖然在身體機能上比哨兵稍弱,但是強大的精神力可以影響他人,用對方法甚至可以用精神殺人,簡單來講這就是哨兵跟嚮導的不同。」

遊戲用了幾秒鐘消化資訊,說:「哨兵和嚮導的武器就是人類的身體與精神,這樣的感覺?」

「可以這樣說。」小傑點頭,「我聽說北方有一則關於哨兵與嚮導的起源傳說:從前有一個神明,他太過強大而且喜歡破壞,造物主為了懲罰祂將他撕成兩半,肉體成為哨兵,精神成為嚮導。」

遊戲噓了一口氣,手又捂上脖子,「我今天確實體會到了哨兵的強大。」

「那是你運氣不好,惹到海馬瀨人,他可是擁有最強稱號的哨兵。」

遊戲眨眨眼,「最強的哨兵?」

「怕你以為我在胡扯,給你看個東西。」小傑跳下床,在書桌上翻找,「我的夥伴最近出塔一趟,幫我帶回好多有趣的報導,這份報紙雖然是兩年前的東西,但是難得有關於哨兵的新聞,我就把它留下來了。」

那是一張破爛的報紙,橫跨半幅頁面對西部一場戰爭的專題報導,上面的某段是這樣寫的:

************************************************************************************************

海馬瀨人,史無前例的最強哨兵。
從對塔已知的紀錄來看,從沒有哨兵可以像他一樣獨自一人在慘烈戰場上七進七出,屠殺近百名的武裝菁英戰士,最後手拎著叛軍領導的頭顱冷冷的扔到了塔的指揮官腳下。

************************************************************************************************

武藤遊戲從報紙中抬起頭,看著小傑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該是敬畏嗎?還是恐懼呢?

對於今天第一次見面就差點把自己脖子扭斷的男人,其真實的一面感到不知所措。

「知道了吧?你今天惹上的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小傑感嘆的說:「雖然說報紙上只寫對了一半,當時還有他的嚮導陪在他身邊,但就算沒有嚮導,海馬也確實是塔內公認的最強哨兵。」

「他跟我聽到的不一樣啊……」遊戲喃喃地說。

小傑一臉的理所當然,「我告訴你,塔裡的真相是很難傳到外面去,你在外面聽到的消息多半都是經過誇張化的報導。」

「喔……」

大概是看著遊戲失望的表情太明顯,小傑趕緊安慰的說道:「你也別緊張,大部分的哨兵雖然衝動了點,但還是記得與人相處的禮貌,海馬瀨人是個例外,雖然他以前也是個傲慢暴躁的混蛋但比現在好多了。」

遊戲敏銳地捕捉到小傑話中的惋惜,「海馬君以前不是這樣?」

小傑臉上的笑容緩慢地消失,沈重的說:「因為他失去了他的嚮導,他在上一場戰爭中失去亞圖姆。」

小傑的話讓遊戲身體一顫,但說話的當事人完全沒有注意到繼續說:「就像剛才我說的,哨兵強大但是容易失控,或許是精神跟不上身體機能的原因,過於敏銳的五感會對精神造成巨大的壓力,這時就會需要嚮導來安撫穩定情緒,若找到值得多付的對象,哨兵與嚮導會進行精神連結,結合的兩人可以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力量,已連結的哨兵嚮導是屬於彼此的,直到死亡將他們分離。」

「失去另一半的哨兵或嚮導,會產生精神斷裂,最後兩人都會死。」小傑停頓了一下,緩慢地說:「對已結合的哨兵與嚮導來說,精神斷裂是比死還殘忍的事。」

「可是亞圖姆已經……」遊戲用力的閉了閉眼,深吸了一口氣堅定的繼續說:「已經死了,海馬君卻還是活下來了。」

「是啊,這大概又是海馬創造的最強的紀錄吧!」小傑答道:「沒有哨兵可以從精神斷裂的衝擊活下來。但海馬成為塔的紀錄中唯一一地挺過精神斷裂還活下來的哨兵。」

「一定是亞圖姆不希望他跟著自己死去吧。」遊戲緩緩的說。

「誰知道呢?但要我說,他現在跟死了沒兩樣,整個人狂暴程度比跟嚮導連結前還可怕,以前還有亞圖姆可以壓制他,現在只有伊西絲小姐免強可以讓他失控,不然就變成自己人殺害自己人的慘劇了。」

聽著前輩室友的內幕消息,關於海馬跟亞圖姆的過去,遊戲試著不要去注意不知何時從心底泛起的酸痛。


這不是自己的!遊戲這樣告訴自己。

手緊抓著他帶進塔裡唯一的物品,千年積木,武藤遊戲咬牙告訴自己。

要堅強……必須完成那個人的心願……必須……………………

评论
热度 ( 13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