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Finding Arcana 秘儀 - 第四章(下篇試閱)

《Finding Arcana 秘儀》是與亞斯里、悠倏一起合作編寫的YGO海闇/瑟法小說合本。

此為試閱篇,實體本10/21在灣家《決鬥都市2017  遊戲王Only》攤位「童實野22」販售,詳細訊息請至社團網站

=======================================

「這是什麼?」海馬問。

「這次的規則。」塞赫的聲音由空中傳來,「每張牌代表的規則不一樣,這次的遊戲規則是要你們找出隱藏在遊戲內的那名『愚者』,將他的代表物投入這個池水中。」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了?這麼善良的提示不像你會做的事。」

塞赫大笑,「錯了錯了,這是提示嗎?你們確定可以分辨哪個才是真正的『愚者』嗎?」

塞赫的笑聲飄散在空中,被盛夏的微風吹散卻散不去爬上背脊的陰寒。

「意思是會有假的愚者嗎?」藍神疑惑,「這裡又是塔羅牌裡的世界嗎?」

「如果真的是千年眼跟千年天秤選擇的牌,那就是三千年前的那個世界吧。」

「為什麼這麼說?」

「就跟你抽出『塔』牌一樣,帶有某種精神意象。」海馬瞪視藍神驚駭的表情,「我大概可以猜出你跟賽赫之間的淵源,不管你是否真的認定了曾經的信仰,在你抽出『塔』牌的那一刻,二十二張大阿爾克納牌已經替你展開內心的精神領域。」

藍神不語,雙手緊握顫抖著。

「我對你們的信仰沒有興趣,也不想知道評論是非對錯。」海馬直視前方,「不要忘記你跟我的約定,量子立方是我唯一的目標。」

「賽赫跟我之間的事確實不用你插手。」藍神最終說道。

「很好。」海馬向神殿外邁出步伐,「現在我們需要先知道這是什麼地方,A.T.E.M.?」

「如你的猜測,這裡是古埃及第十八王朝。」A.T.E.M.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感傷,海馬不確定是因為進到金匣塔羅的世界裡電磁波受到影響而變調,還是純粹是自己的想像,「如果你往右轉,可以看到熟悉的人。」

拐過轉角,便是法老私下會見大臣與神官的書房。

或許是臣屬上供,又或是法老在分賜禮物給各個有功之臣。年輕法老賜下的白色薔薇,被神官隨手放置在堆滿莎草紙的案頭;神官上呈的紅色羽毛,被裝飾在法老書房的窗櫺上。想到眼前年少的法老王,就跟海馬的AI智能系統擁有相同的樣貌跟聲音,不禁感到扼腕。

這是海馬瀨人永遠揮之不去的幻影。

「白薔薇與紅色羽毛,都是『愚者』身上的裝飾,但它們被分配到不同人身上。」耳機裡A.T.E.M.輕聲的說道。眼前的人跟耳朵裡聽到的聲音重疊在一起,海馬甚至有種錯覺,端坐在書房內的法老轉頭過來和自己說話。

那麼,會是哪一個呢?到底哪個人才是牌選中的『愚者』?

如果依照塞赫的說法,選錯了就會輸掉這場黑暗遊戲,所以現在的機率是二分之一。

「如果是你會選哪一個?」海馬問A.T.E.M。

「『愚者』是勇往直前、不畏懼危險的代表,同時是善良、未被黑暗影響的人。」A.T.E.M說:「我選擇瑟特的薔薇花。」

「所以你放棄羽毛?」海馬說,「我以為你選擇那個法老王。」

「我覺得瑟特更符合『愚者』勇敢善良的形象。」A.T.E.M.答道。

海馬忽略A.T.E.M.的回答,對藍神下令道:「你去拿白色薔薇。」

「什麼?」

「為什麼一定是二選一?我偏要兩個都選擇。」海馬踏出步伐,穿過迎面而來的仕女身體,就好像穿過一個來自古代的投影影像,拿起放在窗櫺上的紅色羽毛,「不要被遊戲牽著鼻子走,這樣你永遠成不了贏家。」

意外簡單的做出選擇,接下來就是將羽毛跟薔薇投放到漆黑的水池裡。

回到水池的路上,不知哪竄出一隻雪白的小狗,嗚嗚地對著藍神低鳴。

「不要回頭。」海馬眼睛直視前方,「不要回應,那不是該聽進去的聲音。」

藍神遵照海馬的指示,但是小狗的嗚噎聲一直纏繞在他的耳邊,那一聲聲氣音好像當年他跟妹妹流落街頭時來向他乞討食物的流浪狗,被惡霸打得滿身是傷的流浪小狗。

鬼使神差的,藍神在水池邊停下腳步,回頭看了小白狗一眼。

A.T.E.M.在耳機頻道裡大叫,震得海馬耳膜發疼,同時白色小狗的聲音突然變調,嘶吼聲越來越大,身形也跟著膨脹,最後竟變成一隻比成人還高大的雪白狼犬。狼犬一聲長嚎後撲上藍神,露出尖銳的犬齒咬向藍神的咽喉。藍神抬手護在頸前,眼看就要被咬上的那一刻,額前浮現倒三角的刻印,炫目的光芒像神明之怒擊碎白色狼犬。

「為什麼?」賽赫身影如參有雜訊的影像在池邊顯現,他尖聲大叫:「為什麼你還能使用普拉納的力量?你應該已經失去神明的祝福,不可能有神明大人的力量!」

藍神還在發愣,海馬嘲笑似的接口說:「或許你那個所謂的神明大人,根本沒有捨棄迪瓦。」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賽赫顫抖著身體,雙手抱著頭碎唸著海馬聽不懂的話。

海馬朝藍神遞出一個眼神,繼續說:「不知道你那個何方神明,祂可沒有捨棄迪瓦,在最後一刻救了他的小命,看來不被神祝福的好像是你才對。」

「才不是!」賽赫放聲大叫,抬起頭才發現藍神已經消失了身影。

賽赫急轉身,剛好看到藍神將手上的雪白薔薇投入虛無的池裡,跟著赤紅的羽毛一起沉入池水。懸掛在天上泛著暗紫光忙的黑卡跟著崩塌的世界落下,露出卡的正面。

『愚者』牌面上是位站立於懸捱上的少年,少年頭戴鮮紅的羽毛、手握雪白薔薇花。

代表純潔的薔薇花朵跟象徵重生的鳳凰尾羽。


评论
热度 ( 5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