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Finding Arcana 秘儀 - 第四章(中篇試閱)

《Finding Arcana 秘儀》是與亞斯里、悠倏一起合作編寫的YGO海闇/瑟法小說合本。

此為試閱篇,實體本10/21在灣家《決鬥都市2017  遊戲王Only》攤位「童實野22」販售,詳細訊息請至社團網站

=======================================

「你覺得這個怎麼樣?」海馬將莎草紙遞給藍神。

「很古老的東西,上面的文字是關於買賣相關的紀錄,但是現在認識的人不多了,才會被當作一般的古文物被收藏在這裡吧。」藍神小心翼翼的將莎草紙反覆翻看,「有甚麼奇特的地方嗎?」

「你會閱讀神官文字?」A.T.E.M.在海馬的耳機裡發問。

海馬重複一遍A.T.E.M.的問題,藍神卻是搖頭,「我們都孤兒連基本的閱讀寫字都不會,在辛大人的教導下我也只學會閱讀象形文字的粗淺意思。」

A.T.E.M.還要再問,海馬卻不耐煩的打斷他,「要玩文字的學術交流等回去再說,現在回答要我買下這個做什麼?」

「一個歷史碎片。」A.T.E.M.說:「女法老哈特謝普蘇特的官印日記,如果是有能力辨識古埃及象形文字的人,就會知道它的價值可以買下一整架私人飛機。」

「你是怎麼發現這個的?」

「你叫我掃描周遭人群面部識別時,我發現了這個東西。哈特謝普蘇特法老的官印印記太過特別,能輕易辨識。」

海馬追問:「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如果這麼特別為什麼都沒有人發覺?」

「我在埃及考古局與大英博物館的加密紀錄上看過。」A.T.E.M.回答的臉不紅氣不喘,如果他有臉的話,「為了更方便的搜集對千年神器有興趣的買家的資料,我拜訪了一些機密度比較高的網域,所以知道的人不多罷了。」

海馬不自覺得眯起眼睛。「你駭入埃及考古局與大英博物館保全系統?」

A.T.E.M.的回應顯得理所當然,「我判斷這是一個方便的捷徑,並且拜訪過程沒有發生什麼問題。」

海馬不知道要自己的系統輕而易舉的駭入高機密網域的高超能力得意,還是要對沒有一點危機意識的AI程式生氣。

「你希望我買下嗎?」

「至少它是一個歷史記憶。」

海馬很自然地掏出支票簿,隨便簽了一個或許是這舖子一年的營業額,買下莎草紙卷軸。

「你平時都這麼大方嗎?」瞄到金額的藍神略為吃驚地問。

海馬保持沈默。

或許是「歷史記憶」四個字吧,這讓自己想到某人哀傷的表情。

買下價值連城的莎草紙卷軸,海馬跟藍神來到預先打聽到的地點,底比斯一個不見人煙的神廟遺跡。遺跡破舊碎裂的石像與風化至看不清刻文的石柱,在在都顯示這是一個風華已逝的衰敗帝國。

A.T.E.M.率先出聲:「在那裡。」

倒塌的石柱旁,兩個遮掩去容貌的男人手上各持有一個鐵箱,完全不是觀光客的打扮,看到海馬跟藍神後雙雙發出令人不快的笑聲。

交易過程並不順利,隨著海馬越開越高的價碼,兩個走私犯的愉悅的神情根本遮掩不住。

「不,因為我就在等你開價。」其中一個走私犯說,「我的買家告訴我,不管誰比他先出現、開價多少,他都會以兩倍的價格跟我購買,所以不管你開多少價錢都沒用的。」

對著笑得嘴都合不攏的兩個走私犯,藍神低聲說:「我不認為賽赫有那個能力出這麼多錢,要我說,賽赫現身後大概會直接殺掉這兩人搶奪千年神器。」

爭論下去也沒有結果,海馬陷入深思,A.T.E.M.的聲音再度出現:「哈特謝普蘇特法老的莎草紙。」

海馬直覺性的反應道:「你不想把那個東西交換出去。」

兩個走私犯不曉得海馬為何開始自言自語,都有些發愣,藍神知道A.T.E.M.一定是提出了一個建議,但是海馬卻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生氣。

A.T.E.M.答道:「現在沒有更好的代價,如果可以拯救這兩個人的性命,我認為值得。」

「我不知道你的設定是這麼的有良心。」海馬諷刺的說。

「除了這兩個人的生命,我有義務阻止你做出傻事,不管你現在在想什麼都不會是好的結果。」

「感謝你的多事。」海馬先是碎念一聲,接著拿出在古物舖子買下的莎草紙,在走私者眼力所及卻又觸碰不到的範圍邊上張開捲軸,「這裡面記載著法老哈特謝普蘇特與龐特交易的細節,是比純黃金但沒有歷史價值的千年神器,讓所有學者跟蒐藏家都瘋狂的正統歷史文物。」

走私者的目光聚焦在莎草紙右下的一個橢圓形印記,顯然專門走私古埃及文物的道上專家認得那個標誌,每一任法老王都有的獨門印記。

「我想進你們認得出這是真品。」海馬繼續說,「不管你們原本的購買者願意出多少錢,只要拿著這個,世界上不只一個人願出三倍的價錢買下它。」

走私販對看一眼,同聲答道:「成交。」

「我有答應你們可以成交嗎?」

塞赫的聲音冷不防竄出,冷硬的橘黃色光芒再下一瞬間纏繞上兩個走私犯的雙腳、小腿、腰身,接著淹沒至頭頂。

走私販嚇得放聲尖叫,拋下手上的鐵箱,像發了瘋似的抓撓臉頰與身體,但止不了消散成粒子的身體,一聲驚天地的慘叫後,世界上又少了兩個接觸過千年神器傳說的人了。

黑影竄過,海馬只來得及搶下其中一個鐵箱,眼睜睜的看著另一個落入塞赫手中。

「果然晚來了一步,但是我也不甘心這樣放棄另一件七年神器,不如這樣吧。」塞赫已經召喚出金匣,依序飛出的黑色卡片停滯於在海馬與藍神前,寂靜的神殿廢墟逐漸被暗紫色霧氣包圍,「賭上千年神器,來進行黑暗遊戲吧。」

這一次換藍神向海馬點頭,這次換他抽牌了。

但在海馬伸出手碰觸到牌堆前,一張黑牌迅速被紫色光運染黑,脫離牌組飛向天際。

藍神大喊:「我們沒有抽牌啊。」

「不不不,這次成為抽牌對象的,是千年神器喔。」賽赫原本愉悅的臉龐上帶有一絲疑惑,「共同抽出一張牌啊,真是奇妙的規則呢。」

腳下踩踏的世界再次倒塌,天旋地轉後賽赫消失了,看見的卻是另一番光景。

依舊是炎熱的太陽普照大地,但不見已成廢墟的神殿,斷垣殘壁都修復到它最光亮如新的那一刻,四周是雕刻細緻、鑲滿金飾的石柱,腳下是打磨光滑的石板地面。這如果不是幻覺,就是他們穿越了時空,見證安靜的古神廟再次充滿生機,重現神降臨在世的威嚴與榮耀。

唯一一個與此地格格不入的,是橫亙在海馬與藍神面前的漆黑水池。與其說是水池,更像是一個被挖空的虛無深淵,死氣沈沈的毫無波動,就像那張漂浮在池水上方、被選中的牌。


评论
热度 ( 6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