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Finding Arcana 秘儀 - 第三章(上篇試閱)

《Finding Arcana 秘儀》是與亞斯里、悠倏一起合作編寫的YGO海闇/瑟法小說合本。

此為試閱篇,實體本10/21在灣家《決鬥都市2017  遊戲王Only》攤位「童實野22」販售,詳細訊息請至社團網站

=======================================

金匣緩緩打開,數十張黑色卡牌整齊並列的浮現於空中,卡牌的背面有一隻黑色的單眼瞳孔,冷漠的看著參與遊戲的玩家。

黑影少年愉快的說:「抽一張牌吧,這是你們通往死亡的試煉。」

海馬瞇起眼睛,打量著這副漆黑的牌組。以戰鬥怪獸卡決鬥規則來說,它們的數量太少了,整齊排列的二十二張牌,每一張都散發出不詳的預感。

海馬與藍神對看一眼,幅度輕微的點了一下頭,罕見的交出了選擇權。

「我選擇那一張。」藍神伸手一指,被選中的黑牌立即被覆上一層深紫色的光暈。

「很好很好,我喜歡這張牌。」黑影少年大笑出聲,「現在讓我們開始吧,接受神的憤怒,面對自大的人類降下神罰,對你們來說是再適合不過的牌了。」

被選中的牌分裂成黑色粒子,漫無邊際的擴散開來,遮蔽了原本的天空、掩蓋了眾人腳踩的大地,埃及的星空與孤兒院枯黃的草地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由石頭打造的階梯與佈滿裂痕的石牆,老舊的石牆不能阻擋外面巨大的雷鳴,一聲又一聲,像憤怒的天神咆哮著降下罪責。

牆上的火把跳動著造成光與影交互舞動,詭異又陰寒,有限的光源讓階梯的兩端都陷入黑暗,海馬與藍神兩人站在這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能聽著外面的雷鳴。

「逃吧。」黑影少年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模糊不清,「盡你們的一切能力逃出來,但是人類向來只有在神的面前哀號,從未逃出神的責罰。」

「你自認是神的代理人嗎?」海馬向空中大聲問道。

「我是被任命的正統代理人,對你們執行黑暗遊戲的懲罰。」黑影少年驕傲的說:「藉由這張牌降下懲罰,如果你們沒辦法找到逃出的路,就會被拖下死亡的深淵。」

藍神大聲的問:「所以『逃出』是這場黑暗遊戲的勝利條件嗎?」

黑影少年的笑聲在空中迴盪,逐漸被雷鳴掩蓋。

藍神從牆上取下一支火把,「你說,往上還是往下?」

海馬來不及回答,一陣天搖地動,石牆上的裂痕開始擴大,比剛才更響亮的雷鳴伴隨碎石從頭頂掉落,身後的階梯開始崩塌。

海馬跟藍神往上奔馳,還不忘回一句:「看來只能往上走了。」

階梯成螺旋形往上延伸,綿延的看不到盡頭,掉落的階梯下露出深不見底的懸崖,他們只能不停的往上爬。

海馬敲敲無線耳機,聽到的只有雜音。

「這裡接收不到訊息嗎?」

藍神疑惑的看著海馬喃喃自語、隻手在手臂上的投影影像中輸入不同的指令。

混亂的雜音漸漸沉寂,沈穩的聲音再度由傳入耳膜,「海馬,怎麼了嗎?」

海馬少見的停頓,直到AI智能系統再次發問才說:「掃描這棟建築,我要知道這是哪裡。」

幾秒鐘後AI智能系統回報,「與現知所有的資料庫比對,沒有符合的選項。」

海馬「嘖」了一聲,倒是藍神的表情很淡定,「黑暗遊戲的景象就算與現實相符,規則也不一樣,所以不用白費力氣用你的高科技了。」

對這樣的答案,海馬理也不理,倒是又對系統丟出一個問題,但剛好被雷鳴遮蓋過去聽不清楚。

不知跑了多久,終於在石階旁發現一個可容納成年男子體型的窗口。海馬不顧藍神的催促停下步伐,從窗口向外探,終於確認他們到底是在什麼鬼地方。

他們在一座巨大的高塔上,塔建築在一座岩石孤島,孤島之下是銳利的岩石峭壁,掉下去必死無疑。海馬確認往下無路後轉而打量塔頂。

在雷鳴交加的夜色中,可以窺見塔頂的一角,與簡陋的塔身相反,塔的最上方是一座鑲嵌滿鑽石黃金的樓閣亭台,像在粗俗的野人頭髮上戴上一頂耀眼王冠,粗鄙且格格不入。

又是一陣劇烈搖晃,雷神發出憤怒的吼叫,一道雷電直劈塔頂,頓時火花四起,大火蔓延照亮整個夜空,身後的階梯塌陷的地方越來越多,直逼海馬與藍神的所在地。

藍神快速的說:「不行,不管是往上還是往下,都沒有逃出的道路。」

「跳!」

「什麼?」

海馬不難煩的說:「我說跳。」

「你想死嗎?」藍神不敢置信,「這高度跳下去會死的,黑暗遊戲中的死亡代表現世中的死亡,你這是自殺行為。」

「我跑到埃及來,不是為了尋死的。」海馬頂回去,「想救你妹妹就跳。」

藍神看著底下銳利的岩壁猶豫了。

亮眼的閃光突然遮蔽了他的視線,藍神心想不妙,如此近距離的閃電,緊接而來的雷電攻擊怕是跑不了了。

不等雷擊攻過來,海馬直接把藍神推下高塔,自己跟著跳下去。

评论
热度 ( 3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