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YGO/海暗]Finding Arcana 秘儀 - 第一章(上篇試閱)

《Finding Arcana 秘儀》是與亞斯里、悠倏一起合作編寫的YGO海暗小說合本。

此為試閱篇,實體本10/21在灣家《決鬥都市2017  遊戲王Only》攤位「童實野22」販售,相關資訊近期釋出XD

=======================================

埃及明豔的太陽讓甫踏出專機機艙的人腳步一頓,但僅是一秒的時間腳步的主人就調整好姿態,昂首闊步的踏下專機,快速鑽進早就等候在一旁的黑色轎車。

「現在的天氣。」海馬瀨人的聲音有著烈日烘烤過的不耐煩。

帶著黑墨鏡的司機轉過頭,確認他的委託者不是對著自己說話後又轉回頭去。

「現在開羅的氣溫是攝氏三十四度,請注意防曬措施與水分補充。」單邊的無線耳機裡傳來低沉的男姓嗓音,盡責的告訴主人答案與不在問題內的叮嚀。

「多事。」海馬啐了一聲。

「注意事項的提醒也包含在我的程式系統內,所以我必須提醒你。」

海馬可以想像嗓音的原型現在應該是不悅的皺起眉頭、極度認真的向自己叮嚀一些瑣碎雜事的表情,而海馬更可以確定的是,不論嗓音的主人說了什麼話,高高在上的神情是永遠不會退去的,決鬥場上是如此,模擬決鬥更是如此,唯一值得決鬥王稱號的神情。

正當海馬思索著在AI智能管家系統上增加影像投射時,前座的司機終於忍不住用彆扭的英文問道:「請問,您的目的地是?」

海馬嘖了一聲,「埃及考古局,下單租車的人沒有跟你說嗎?」

「公司只派遣我來這裡接您,沒有事先通知目的地,說是您到了會跟我說。」司機的答應還算平穩,但是還是掩蓋不了一絲好奇的意味。

海馬讓司機發動車輛,接著有點惱怒的對著空氣說:「你這個差事是怎麼當的?我早就吩咐磯野把所有在埃及活動的相關權限都交給你了,這點小事都無法完成,不合格。」

司機猜想這壞脾氣的老闆是對著耳機裡的人發牢騷,識趣的閉上嘴專心開車。

耳機裡的聲音就沒有那麼乖巧了,「系統依照你的設定,完成你交代的事項,沒有遺漏。」

「怎麼?交付以外的事就不會做了嗎?你那個看透對手並預先埋下三道反擊策略的腦袋就是這麽辦事的?」

耳機裡的聲音不受海馬帶刺的嘲諷,傳達進鼓膜的聲線冷靜的沒有一絲雜質,「系統中樞並不存在腦袋這一器官,有無腦部組織並不影響我的判斷能力,若需要校正或是系統升級,請提出。」

海馬閉上眼睛,沒有回覆AI智能管家的建議。

他開發編寫的系統當然是完美無缺的,一定是過於炎熱的氣溫,讓自己把幻影當成了真實。海馬瀨人模模糊糊的想著。

太過熟悉的聲音讓他習慣把聲音的主人當作是那個料敵於先、從不踏錯任何一步的少年王者,拿著幻影當本人,發了一頓莫名其妙的脾氣。

但AI智能終究只是他的幻影,他所追求的是富有炙熱溫度的靈魂。

海馬的手不自覺得握緊金屬提箱的握把,司機選在這樣一個完美的時間點停下車,打斷海馬的思緒,「您的目的地到了。」

海馬一貫風風火火地直闖進考古局局長的辦公室,像個國王一樣坐在看起來高價但實質上做起來一點都不舒服的沙發上,跟著伊西絲‧伊修達爾冷眼相對。

不知為何也在場的馬利克稍微退離那兩人所在風暴的中心,雙手環胸旁觀這一切。

伊西絲瞪著訪客,聲音透露出濃濃的不悅,「那麼海馬總裁大人,請問您大駕光臨有何貴幹?」

海馬的回答也保持他的商人本色:「我來談一筆交易。」

「在談這筆不知道有何目的的交易前,我也有帳目要跟你清算:你盜採我國的國寶,私自將千年的古物帶離埃及。」伊西絲說:「我們是否應該要先來算清這筆帳?」

海馬不把伊西斯的不悅當一回事,「開挖的工程是經過妳的上司許可,與我海馬娛樂集團贊助的挖掘團隊合作一起進行的考古行動,白紙黑字明寫在合約上,妳可以親自查證。」

「在刻意回避我的情況下。」伊西絲犀利的指出,「你繞過守墓者一族,以高價的資助金在短短一天的時間內拿下整個挖掘權,這個不管在法律程序上還是我國行政作業系統上都不合乎規矩。」

「如果妳要以貴國貪污瀆職的罪狀來數落我的不合法開採案,那麼妳找錯對象了。」海馬不客氣的把大刀甩回給伊西絲,「不是我也會是其他盜採者,我只是以最有效率的方式確保我可以取得我的目標物,至於讓我有機可乘的腐敗的政府是你們自己的問題。」

馬利克微微瞪大眼睛,最終仍是選擇咬住嘴唇,安靜的看著姊姊氣到顫抖的身影。

「海馬瀨人,你很清楚這不只是我國古文物開採權利的問題。」伊西絲第一次失去她的優雅,「盜採私售這種事對埃及來說少過嗎?但是你開採的是埋藏七樣千年神器的聖地,那個不該再存於現世的神器,你會成為將黑暗帶回現世的罪人。」

「如果真有罪孽,那也是我無法前進,無法帶給這個世界能夠掌控未來的明天。」海馬氣焰囂張的說:「我需要千年積木的碎片來洗刷我人生中唯一的恥辱,那個讓我嚐到敗北滋味的身影。我要親手將他從王者的神壇上拉下,否則敗績將使我無法前進。」

海馬瀨人式的答案,轉瞬間讓伊西絲又恢復成現身在童實野市美術館裡那個冷靜又神秘的考古局長,漆黑的眼眸深邃的忘不見底。

「追逐,永遠沒有停下過得腳步。」伊西絲低語:「還是一樣,您永遠在追逐那一位的背影,三千年來永遠不變。」

情緒的天秤瞬間反向傾斜。從憤怒到冷靜、主對客的質問轉換成下位者對上位者的詢問,女人反差的表現意外地擊碎男人的從容不迫。

海馬放在腿上的右手猛得握緊,緊密壓縮感情的蓋子被掀開一撕裂縫,洶湧的波濤止不住的流竄出壓抑許久的心牢。

「妳想說什麼?」海馬嘶啞的聲音,「妳是想說那個該死的首飾又讓妳看到什麼胡扯的記憶嗎?」

「那不僅僅是千年首飾給予我的過去。」伊西絲搖頭,「不論是千年錫杖展現給你的景象,或是你靈魂深處的記憶,它們說的都是相同、曾經存在過的事實與感情。」

海馬哼了一聲,「我不信那鬼東西。」

「若是不信,你為什麼執意要挖出千年積木?為什麼相信那個古老的文物可以喚回王的靈魂?」伊西斯的質問,「你不相信那些怪力亂神,卻瘋狂的要用它換回王的靈魂。」

「不管妳信什麼,我的信念唯有『前進』前進二字而已,是你們這種活在過去的人所無法理解的。」海馬重新端正姿態,再次申明此次的目的,「我是來跟妳談新的合約,作為交換我要知道藍神在哪裡。」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