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YGO/海暗]Finding Arcana 秘儀 - 序(試閱)

《Finding Arcana 秘儀》是與亞斯里、悠倏一起合作編寫的YGO海暗小說合本。

此為試閱篇,實體本10/21在灣家《決鬥都市2017  遊戲王Only》攤位「童實野22」販售,相關資訊近期釋出XD

=======================================

拉神的降臨,讓一片平和的蘆葦原隨風掀起陣陣漣漪。

最偉大的神明,上下埃及最至高無上的存在,即使如今已無人朝拜,祂依然是最耀眼莊嚴的創造者,祂的到來讓所有沉眠於此的古老靈魂騷動不安。

拉神的使者傳喚了第十八王朝的年輕法老王,那位在三千年後遲歸冥界的少年王者。

亞圖姆猜不透此時拉神召喚他的理由。

是因為六個月前他私自降臨到現世的責任追究嗎?若真是如此為何沈默了六個月才傳召於他?

「經歷時間折磨與淬煉的少年,我的後代,你可知你犯了什麼錯誤嗎?」拉神的聲音冰冷而莊嚴,是無人能比擬的統治者之聲,第一句話便是沈重的苛責。

跪在拉神的面前,亞圖姆恭敬而無畏,「是關於我六個月前私自降臨童實野市的事嗎?因為我以亡者的身份干預了現世的因果。」

「是,但也不是。」拉神說:「你的決定拯救了那個世界,但同時也開啟了新的因果,晦暗不明的風已吹亂未來的佈局。」

亞圖姆困惑的說:「我不明白。」

拉神不答,反問:「為什麼銷毀千年積木?」

為什麼?為什麼銷毀千年積木?

這個題目裡隱藏太多答案,亞圖姆不知道他想回答哪一個,最後他選擇了身為一位晉身神位的法老應該有的答案:「千年神器是這一切混亂的根源,毀了一個就再也填不滿記憶石板,所有的慾望都將消失,因為再也沒有一組可以圓滿達成夢想的七神器。」

「一切混亂的根源。」拉神重複說道:「你明白這是一個你父親種下的混亂種子,但你卻不知道催生種子的真正原因。拔起雜草卻不除根,只會讓混亂再次侵佔整個尼羅河畔,而要去尋找失去莖葉的根卻是一個極度困難的事。」

亞圖姆被拉神的一番發言弄的更加迷惑。他可以感覺到有一個黑色的陰影隨著拉神的宣言正在蔓延,不是在這種神與亡者棲息的神聖之地,而是遙遠不可知的未來。

拉神問:「你知道是誰告知你父親千年神器可以解救埃及嗎?」

「我的叔父,阿克納帝。」

「那又是誰告訴阿克納帝千年神器的製作方法?」

亞圖姆啞然。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有一個魂魂自稱為『次元的解放者』或『次元的提升者』。」拉神說:「他遊走在次元的裂縫中,凡他走過的次元都加快了滅亡的速度,正是他通過毀滅人們創造的文明與希望、在死亡後創造一個全新的高等次元。」

「這是一個自私的想法,沒有任何人希望自己的家園被毀壞。創新是藉由活著的人們努力,在過去的基業上築出更美好的明天。」亞圖姆說道。

拉神對亞圖姆的想法不予置評,接著說:「那個靈魂,三千年前降臨你的故鄉,他找到了一個被哀傷與慾望扼殺理智的父親。他告訴那個父親,只要製作出石板與可鑲嵌進七樣千年神器,願望就可以實現。」

拉神的聲音像是從三千年的時光洪流裡穿透而出,帶著冰了的哀傷。

「七樣神器造就了神蹟同時引發了悲劇,在你自行封印了靈魂陷入沈睡後,新任的法老王下令將神器秘密交給不同的人、帶往不同的地方隱藏,直到命運約定之日再度將七樣神器被放回石板中。」

亞圖姆沒有回話。他太清楚這個故事了,這個故事裡不管是快樂的記憶、錐心的痛楚、酸甜的愛戀抑或是跨越三千年誕生的友誼,每一幕都將永遠留在自己的心中。

但同時亞圖姆也不認為拉神屈尊降臨此地,只為了跟他說一個他熟知的故事。

「七樣神器是真正的目的,是打開次元的鑰匙。」拉神接著說:「門可以進,也可以出。可以將一個人送回來,也可以送過去一個大軍。」

拉神充滿陽光的聲音此時在亞圖姆聽來,竟與通往冥府的審判官如出一徹,讓他冷的如置身冰窖。

「您的意思是,千年神器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它們仍是不可放置不理的威脅?」

「你說的沒錯。」

「但是......」

拉神打斷亞圖姆的話頭,繼續祂的故事,「在你的決鬥之儀產生結果的時候,命運的女神已經決定了下一個章節的軌跡,海馬瀨人注定要再次將七樣千年神器帶出那個墓地,同時會有另一個命運選定之人接手,完成毀滅七樣千年神器的使命。」

拉神的聲音在此時終於蒙上一層怒意,「而那個人不應該是已經回歸冥界的亡者,安息者不可干涉現世的生靈,這是千萬年前眾神就定下的規矩。」

亞圖姆啞然。

這個規矩他當然知道,所以六個月前的降世他做好了被追究過錯的覺悟,但他沒想到的是這之中牽扯出命運女神已經定下的宿命。

「那個靈魂必須被阻止,否則此世終究會被他顛覆,但是宿命已經被改寫,原本被選定的人已經不再背負這個責任,我們必須重新尋找並引導可以背負起責任的人選,而這個之中你責無旁貸。」拉神望向大殿的大門,「但我必須承認,我開始懷疑是否該再次將責任放到你身上?鑑於你出於私心對現世干涉的舉動。或許我應該尋找另一位公正且無私情的引領者,況且他還是開始這一切的原罪者。」

亞圖姆猛然回頭,阿克納姆卡諾站在店門口,神情哀傷卻堅毅。

「不!請讓我去!消滅千年積木是我自己的決定,我必須負起這個責任。」亞圖姆不等自己的父親開口,搶先說道:「現世已經跟從前不一樣了,以對現世的了解,我比父王更加適合這個引領者的位置。」

「亞圖姆.....」阿克納姆卡諾哀傷的喚道。

亞圖姆不敢看向自己的父親,他明白這是拉神的意思。這個尊貴的神明是要用父親逼迫自己接下這個任務,因為不管是私自干涉命運的懲罰或是對現世的了解,自己都是最適合的人選。

拉神是上下埃及最高貴的神明,但祂同時也是埃及最偉大的統治者。對王者而言,無情是祂的責任,祂只做出最適當的決擇,而不是最讓人喜歡的選擇。

拉神起身,明亮的身影晃動後消失無蹤,只留下一段話在大殿中迴盪,「我會贈送你一個願望,好好想想你想要以什麼樣的形式前往現世,好好想想......」

大殿裡只剩下父子兩人,阿克納姆卡再次嘗試跟兒子溝通,卻看在兒子的笑容上說不下去。

因為那個笑容是如此的哀傷。

「父親,沒關係的。」亞圖姆說:「我確實是最適當的人選,您就別勸了。」

亞圖姆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寢殿,一回神人已經在殿外的荷花池畔。在這個沒有歲月痕跡的世界,荷花池裡的永遠開著怡人的豔麗花朵,但此時亞圖姆只覺得荷花香氣燻得雙眼發酸。

沿著池邊的石柱攤坐下來,亞圖姆覺得命運真是個討厭的東西。

在決定擔下任務後,亞圖姆腦內已經構思出數條方案,但每一條都指向同一個方向、同一個結果:他必須重新見到那些他早已好好道別的好友們。

重聚是件欣喜的事,但分離又會再一次的撕裂所有人內心已癒合的傷口,他怎麼能再次讓大家經歷這個痛苦呢?

還有,那個人......自己做好再次向他道別的覺悟了嗎?

如果六個月前降臨現世的避不見面是為了少一次猶豫與不捨,那這次他還能堅持躲避對方嗎?

「感情方面我就是做不到你的冷酷無情,對吧?」亞圖姆看著搖曳的紫色荷花,喃喃唸道:「SETO......」


TBC

评论
热度 ( 17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