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黑籃]白國王與黑皇后 首部-01.準備好的棋局

警告!!

曾經幻想自創女主角的年代下的產物,主赤司x自創女角,難免的瑪莉蘇,請斟酌食用囉!

初稿完成時間是2013年,所以跟原作有一定程度的差異,之前更新到一半停掉了,想著也是一段青春歲月(?)的產物就來把後續緩慢補起來,當然可能隨時斷掉(被揍

注意!!

內含影視特務AU成分,混搭其他歐美電影元素,因為特務世界一家親,看我當下寫作的心情(X  

=============================================

時序進入年底,暈人的暑氣漸漸退去,夕陽西斜時的晚風帶來的涼意也在宣告著秋天逐漸靠進的腳步。對國中生而言,他們的假期即將結束,新的一學期在歡樂的八月結束之時悄悄來到。經過第一學期的相處與整個暑假的沉澱,九月的新學期顯得異常歡樂與充滿朝氣。

而就在暑假結束之後、萬聖節到之前,帝光迎接了一位轉學生。一位自英國歸來,擁有日本與英國雙重國籍的女孩。

從轉學生踏入帝光校門的那一剎那,相關消息不脛而走,不用一周的時間就傳遍了整個帝光中學。

比日本人更加深邃的五官線條,白皙的皮膚,臉上總是掛著英國人獨特的高雅微笑,一舉一動都有說不出的優雅風範。蔚藍色的漂亮大眼,像是可以把人看透的明亮清澈,似有股力量可以勾住人的目光,使之沉淪。

神秘美艷的美少女。

對此,赤司不予置評。

他知道這是一般人對外國人,尤其是西洋人,長期以來暗存的審美偏見和不自知的崇拜,以致他對傳言和真實之間的差距抱持懷疑的態度。

轉學生最後被編進了B班,與赤司所在的A班只有一牆之隔。赤司沒有參與同學之間的討論,也沒有像其他班級的同學刻意尋找各種理由,只為遶過B班走廊,一窺轉學生的真面目。

一群充滿閒情逸致的人,赤司暗想。

如果有需要,他們自然就會碰面,根本沒必要去看一個即使見了面也沒有任何意義的人,況且除了課業,他還有籃球部的練習,空閑時間本來就少得可憐,所以直至萬聖節當天,轉學生入學一個多月,赤司還沒見過這名已風靡帝光校園的女孩。

白天的光照時數越來越短,同時帶著絲絲寒氣的風吹入校園,颳起冬天來臨的味道,也讓萬聖節的氣氛更加濃厚。

午休期間,教室裡異常熱鬧。男同學逮到機會惡整朋友,女同學將準備好的糖果分給好友,歡樂俏皮的氛圍包充斥四周。

赤司闔起書本,離開吵鬧的教室。難得的休息時間就這樣被打擾,讓他心情有些不快,於是轉移陣地,到一間平時用來躲避吵雜的閒置社團教室。

會選擇這間教室,是因為它與主教學大樓相距稍遠,平時不會有閒雜人等來打擾,而且這裡存放各種棋組,從將棋到國際西洋棋都有。據說是各棋類社團把多出來不需用到的棋組都收納到這裡來的緣故。

赤司喜歡在空閒時來到這裡,一個只屬於自己的空間裡,擺設棋局,任由他攻城掠地。

他是王者,絕對與勝利的存在,不論是棋盤上或是籃球場上,都沒有人可以動搖他。

不過就在今天,王者一貫的生活融入一絲不協調。

赤司打開門的同時,一盤早已擺放好的西洋棋就放在窗前的桌子上。

黑白相間的棋子,林立於黑白格紋的棋盤上。與匍匐於盤面、氣勢內斂的將棋不同,直立的黑與白的西洋棋子鮮明的分裂成兩大陣營,如蓄勢待發的士兵,相隔一線互相遙望,毫不掩飾的散發只屬於戰場的肅殺之氣。

拿起雕塑成王冠形狀的黑色國王,赤司思索著還有誰會在這個時間點來到這?

「國際西洋棋?好令人懷念啊!」

清亮、帶點口音的不標準日語和主人一起出現在赤司身後。

獨屬於自己的空間被打亂,赤司略帶不滿的把目光射向這膽敢入侵自己地盤的入侵者。

那人有著日本中學生的體態,但是從臉蛋輪廓可以看出她的外國血統。那雙蔚藍似琉璃的大眼,正滿腹興致的看著被赤司握在手的黑色國王。

不須介紹,赤司明瞭這名入侵者是誰。

不過來者還是禮貌的報上姓名:「一年B班的瓦蒂.吉爾斯。想趁著午休期間把還沒走過的校園逛上一圈,因為看到好久沒碰的西洋棋才停下腳步,希望沒有打擾到你。」

「一年A班赤司征十郎。」赤司也禮貌性的回禮。不意外沒有從轉學生的眼裡看到特別的情緒起伏,想來她跟自己一樣,早已透過八卦的同學對彼此有了基本的了解。

其實,就各種意義來說,他們都是帝光裡的名人。一個是帶領籃球隊拿下大小賽事冠軍,同時攻下第一學期榜首,文武雙全的優等生;一個是自海外歸國,以其高雅的氣質與異國風情的外貌,幾乎可說是無人不曉的轉學生。

難以想像,這樣的兩個人,又在相鄰的兩班,至今為止從沒碰過面。

「在等這個位置的人嗎?」瓦蒂指著期盤對面的位置問。

「不,這盤棋不是我的。」赤司否認。

「這樣啊……那它主人到哪去了呢?」瓦蒂盯著無人棋局,突然對赤司揚起笑靨,「我可以嗎?」

「哦?」赤司的興致倒是被提起來了,「有何不可呢?」

經過一個學期的「踢館」經驗,基本上帝光中學大小棋社已無人能與赤司對抗,一如他叱吒籃球壇一樣。但是這個沒有必要告訴瓦蒂。既然有挑戰者,赤司哪有拒絕的意思?

未知的挑戰,觸動赤司潛意識裡那根名為「傲氣」的神經。挑戰他的人,不論是誰,他都會讓來者知道自己的強大,還有不敗的事實。

赤司並不是自大輕敵的人,他對於所有的挑戰都抱持著謹慎的態度,這也可以說是他能維持不敗戰績到今日的理由之一。

眼前的這位女孩,是單純的希望與他對弈一局,還是從其他人處得知自己的戰績而來挑戰的?

望進瓦蒂眼裡,而對方也不避不閃的迎向赤司的目光。

很少有人能正面對上赤司銳利且帶有審視意味的眼神而沒有絲毫的閃避,可是瓦蒂做到了。

赤司有相意外的發現傳言與真實之間的相符度。

清澈的眼眸明亮乾淨,淺淺的笑意,眼角眉梢卻似會勾人魂魄,讓人移不開眼。蔚藍色的瞳仁裡笑意流露,卻無法挖掘更深層的情感,有如西方之艷的雕花面具,美麗且真實,確無法得知面具之後的真實心情。

神秘,確實是對瓦蒂.吉爾斯最佳的注解語。

暫且不論瓦蒂是抱著何種心情向他提出對弈的要求,赤司都有把握,今日的勝利依舊向他微笑。

或許是受到瓦蒂獨特的英國女仕氣息影響,把黑色國王擺回棋盤上後,赤司一手收至腰後,另一手擺向棋盤另一邊的位置,無聲地做出了一個邀請的動作。

也是一個無聲的戰爭宣言。

瓦蒂笑意更深,雙手垂至身側,拉起不存在的長裙裙擺,雙膝微曲也回了一個禮,才在赤司對面落坐。

隨後入坐的赤司,目光越發犀利。

禮尚往來的結束,就是戰場上的無情廝殺。



TBC

评论
热度 ( 1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