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海表/哨兵嚮導AU】Reflection-記憶的碎片 05

終於擺脫史記啦~大魔王終於登場了

不過竟然是先在支線登場,我真的該去面對主線進度惹(被打爛


警告!!

故事主線時間軸裡亞圖姆死亡確定、海闇前提的海表

含有大量哨兵嚮導私設

請確認可接受再入內喔

Ps.「記憶的碎片」系列講述穿插在主線之間的一些小小趣事。支線文案是與葡萄芬達合作,由葡萄芬達執筆原案,我進行微調的故事。

主線正篇→[遊戲王]文章列表

============================


「塔」的地理位置已經是個一般人都不容易靠近的地方了,為什麼卻還總是有不怕死的人類想闖進這個地方?

雅米亞看著眼前數台專門對付異種人的大型兵器深深的感到困惑著,看看,這次的陣仗還真大,幾乎是所有類型的兵器都搬過來亮相了呢!有專門增加體感負擔的、有影響精神腦波的、有.......算了,雅米亞在冷哼了一聲之後便不打算再繼續算下去,因為這人類的大陣仗已經距離離塔的城牆不到幾公里的距離了。

今天是個白雪靄靄,氣溫寒冷的日子,雅米亞感到心情更加的不好了,或許剛才拒絕貝卡斯的熱茶邀請是個錯誤的選擇......不過她等等接下來要做的事會讓自己反胃,所以不答應應該才是好的。

就在人類帶著這些兵器隱蔽卻快速的在森林裡行徑時,處在最前端的指揮官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後,唐突的命令自己的士兵全部停下所有的動作。

「什麼人?出來!」領頭的那個指揮官,突然朝前方黑漆漆的森林中大喊了這麼一聲。

隨著語音落下,森林先是一陣沉默,加上所有的士兵都停下了動作,此時任何一點細小的聲音都顯得格外清楚,他們要攻擊的對象並不是一般人,所以比起平常的戰鬥,他們的警戒心又更往上拉了一層。

「你在......說我嗎?」

在所有人都把危險的敏感度升到最高時,一個不該出現在這種場合的小女孩,帶著些微恐懼的表情從剛才指揮官衝著大吼的位置怯生生的走了出來

「呼....嚇死我了,原來只是個小女孩!」

「應該是在森林裡迷路了吧?」

「怎麼辦?要幫她找回家的路嗎?」

「通通給我閉嘴!」就在士兵們看到出現在前方的是一個身影在漫漫雪中天更顯的單薄的小女孩時,所有人幾乎都放下了警戒,但唯獨剛剛的指揮官卻反而更加激動的在腦中響起了警鈴:「所有人立刻就備戰狀態,不得放鬆警戒!」

士兵們接到命令後雖然感到一頭霧水,但畢竟還是受過嚴格訓練的軍隊,所以雖感到困惑,但依然作好了隨時攻擊的準備。

「你們...看起來好可怕喔?為什麼那個多人要拿著槍呢?媽媽說過槍是危險的東西...」小女孩在看到幾乎所有的砲火都轉向自己時,眼角便冒出了些微的淚水,語氣帶著泣音這麼說著。

「不要裝了!妳絕對不是一般的小女孩!有哪個小女孩會在這種時候獨自一個人在森林裡,衣裝卻不染任何髒污或雪漬的?況且這麼麼冷的天氣,妳穿著那種單薄的黑色洋裝卻一點也沒有覺得冷的意思!」眼尖的指揮官在說完這段話後,也令不少士兵頓時又升滿了警戒,沒錯,這一點也不尋常,但如果對方是個危險的哨兵,那一切就合情合理了。

「唉...我現在的演技看來除了那個武藤遊戲之外,連一般人也騙不了阿。」雅米亞在嘆了口氣後,便收回了原本裝出來的害怕姿態,改回自己原本總是笑得像尊洋娃娃的笑臉。

「那麼,你們帶著這麼多大型的兵器前來,是想要偷襲塔嗎?」懶的跟對方周旋得雅米亞,在換了個語氣後直奔重點的問了這句話。

「你們坐擁了許多可怕的人體兵器,消滅你們是我們人類該執行的正義。」指揮官意正言詞的這麼回答了。

「可怕?你是指像我這樣的小女孩可怕嗎?還是拿著那些充滿攻擊力兵器的你們更可怕?」聽到那番宣言,雅米亞反而笑意加深的用手扶在自己下巴,微微歪了頭問道。

「只要妳是個哨兵,就是個可怕的存在!所以,乖乖的被消滅吧!」指揮官看起來也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他直接伸了手命令專門對付哨兵的兵器啟動,準備來個先發至人的攻擊。

但雅米亞當然沒有如指揮官所預料的那樣被加重感官負荷的兵器牽制,反而看似愉快的發出了一長串如風鈴般的笑聲,這笑聲和著白雪昏暗的天氣,不禁令在場的所有人感到頭皮發麻。

「改啟用精神腦波的兵器!」指揮官見對方如此輕鬆的反應,便當即立斷判定對方可能不是個哨兵而是嚮導,雖然認為派來守門的人是攻擊力比較低落的嚮導這件事讓他驚疑不定,但他還是穩穩的下了命令,反正在雙從的攻擊之下,對方一定毫無招架之力。

不料,兵器都發動了,雅米亞卻還是一派輕鬆的站在那理,但她沒有再發出笑聲,反而又變回像尊洋娃娃一樣的笑著看著對方。

「你阿!到底是聰明還是笨呢?雖然你看出了我不是一般的小女孩,但你似乎沒有發現到,為什麼面對你們這麼大型的陣仗,卻只有我一個小女孩出來面對呢?」

「哼!那只不過是因為你們這些人,根本不分善惡,就連像你這樣的小女孩都要拿來當兵器使用。」指揮官不屑的冷哼了一聲,繼續說到:「搞不好還打著對世人宣稱我們殺害了你們的一個小女孩所以讓你們有理由開口對人類宣戰的如意算盤。」

聽到指揮官這麼樣的說詞,雅米亞又不自由得笑了,那甜膩過頭的小女孩笑聲迴盪在現在天色黑暗的森林之中,顯得格外陰森,令所有的士兵不自覺得加重了握著槍管的力道。

「我們從來就不想要戰爭。」雅米亞最後停下笑聲後對指揮官這麼說了。

「妳覺得我會相信妳的鬼話嗎?」

「我們要的,一直都只是個安身之處。」這次,雅米亞已經沒有在笑了,她收回了臉上所有的表情,語氣不帶情緒的回應了指揮官的話:「所以,你們現在已經想清楚了?想清楚要來破壞我們的家了嗎?」

看到突然轉變得正緊的雅米亞,指揮官有那麼一瞬間動搖了,但身為領導的他是絕對不能被對方的話語所影響的,所以儘管心裡的警鈴響個沒完,他還是硬著頭皮下令作戰:「所有人,開火!」

專門對付哨兵或響導的兵器從剛才開始便一直在運作著,但雅米亞看起來卻完全沒有受到影響,指揮官開火的語音剛落,所有的槍械便一同朝雅米亞的位置狂掃子彈,一點也沒有要保留的意思,因為天曉得現在他們對上得這個小女孩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

伴隨著子彈掃射的聲音,屬於雅米亞的小女孩笑聲又開始響起,接著,所有的人看到雅米亞佈滿煙霧的位置突然竄出了大量的黑色火焰,直衝天際,最後慢慢化形成火焰狀大型鵬鳥的姿態......或著更像是傳說中鳳凰的姿態,一隻黑色的不死鳥就這樣出現在現實世界中展翅對朝它攻擊的人類鳴叫。

「這天殺到的到底是什麼怪物!?」

「就只是一隻大黑鳥而已,不要怕啊!」

「通通冷靜!精神動物只是他們這些怪物的精神投影,就只是個影子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妖異的黑色火焰點燃的漆黑鵬鳥已經超出一般人的理解範圍了,再也沒有人會去思考他們剛才的那些攻擊究竟能不能成功傷害到雅米亞,況且,屬於雅米亞的那種陰森笑聲也沒有因此而停止。

「指、指揮官,我、我們還要繼續交戰下去嗎?」其中一個士兵顯然已經完全放棄的戰鬥的念頭,鼓起勇氣這麼問了自家指揮官。

「無需害怕!精神動物說到底就只是個影子而已,它碰不到我們的!繼續開火!」

但像是故意要反駁指揮官的話一樣,在一旁的對變異人專門兵器立刻被黑色的火焰燒著並且傳來巨大的爆炸聲。

雅米亞的聲音像是地獄來的使者,低聲吟唱著簡單卻無法被人類理解的詩歌,「凡事都有例外,今天迎接你們的就是『我』這個例外。」

一台接著一台連連響起,直到所有的對變異人專門兵器全部都被消滅為止,黑色鵬鳥那充滿憤怒的鳴叫才停歇,小女孩的笑聲也不再響起。

噸時煙霧瀰漫,原本在雪天就已經視線模糊的現在,多了剛才那令人怵目驚心的攻擊,所有的人都只敢待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等待煙霧慢慢的退去直到視線回復為止。

接著,士兵們在煙霧散去後看到的是對變異人專門兵器們的殘骸,跟站在原地毫髮無傷的雅米亞,以及她身後正以優雅姿態休息著的黑色鵬鳥。

「指揮官,我們還要繼續嗎?」

這時,先打破沉默的是雅米亞,她帶著她惡意濃厚的笑臉,拉起她洋裝的一角,故意的作了個鞠躬的姿勢問剛剛被嚇的瞪大了雙眼的指揮官。

「妳、妳們這一群怪物!」指揮官看來這次也著時被嚇破了膽,驚恐的指著雅米亞喊道。

「嘻嘻!你錯了,只有我是怪物。」聽到對方對自己的指控,雅米亞也沒有就此改變笑臉的回應著:「塔裡的人們跟你們一樣,都只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類。」

「胡說八道!塔裡的人只要活著的一天便永遠是對全世界人類的威脅,我們、我們人類遲早有一天會消滅你們!」

「那麼,就只好請你們記住:『如果有人妄想著可以毀滅塔的存在,就先踏著我這個怪物的屍體再過去吧!』」雅米亞聽到對方對塔裡的人的說詞後,便冷下了臉,語調低了好幾度的說了這些話:「現在,已經沒有兵器的你們,給我滾!」

滾字的語音剛落,一陣強大的風壓便跟著襲向士兵們的軍隊,在已經沒有彈藥又沒有武器更沒有勇氣的情況之下,這群士兵聽到自己還可以活著回去便連滾帶爬的逃離塔的位置,最後,整座森林裡只剩下零亂的腳步雪印和兵器廢墟....以及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繼續在天空中漫漫降落的白雪。

「我剛剛說的『有人』,可不只是包含了一般人類而已,盜賊王。」

在周圍已經都沒有聲音後,雅米亞突然眼神銳利的看向了森林某處。這時,那個地方便突兀的響起了刻意的掌聲。

「漂亮、漂亮!真不愧是塔的人形警報器,雅米亞!」

從雅米亞的視線所望之處,突然緩緩的走出了一個人影,那個人有著一頭及肩外翹的白髮,和臉上狂妄的笑容。

「你獨自前來塔的附近,究竟有什麼打算?」

其實雅米亞在剛才對人類時可以不使用黑色鵬鳥的力量,僅憑自身非一般人的身體素質,她可以在一瞬間讓所有人倒地,直到溫熱的鮮血從脖子留出後都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但是,今晚她還感應到盜賊王在這附近,所有她不想有所保留或是跟一般人兜圈子浪費力氣。

「沒什麼,只是在散步時剛好看到那一票人類打算偷襲塔,所以我就來看熱鬧了。」盜賊王的回應隨性而散漫,「結果讓我看到『傳說中神獸等級』的精神動物,看來不虛此行啊!」

「那麼,現在熱鬧結束了,你可以滾了!」雅米亞說得毫不客氣。

並不打算再這裡跟對方開戰,對方看起來也並沒有這個打算,因為在這個地方打起來對兩邊都沒有好處。雅米亞如此判斷。

「別這麼冷漠阿,妳不是個這麼冷酷無情的人吧?像是對那個誰...啊!那個亞圖姆跟馬利克不是都挺照顧的嗎?」

「唳---------------!」

盜賊王的話剛落,一聲憤怒的鳴叫立刻從黑色鵬鳥的嘴巴發出,牠振翅揮出了無數的黑色羽刺襲向盜賊王的位置。

見狀,盜賊王也沒有表示多大的驚慌,反而輕鬆的喚出自己的精神動物掃下攻擊他的羽刺,但只是一個黑影閃過,盜賊王並沒有繼續讓自己的精神動物留下。

「嘛!我對在這裡和妳開打沒興趣,所以妳也不必那麼激動。」盜賊王聳了聳肩後,故作輕鬆的這麼說著。

「那麼,你有興趣的到底是什麼?我們不會再讓你有機會利用馬利克。」雅米亞眼神很冷的看著對方,雖然剛才的確被激怒了,但還不至於讓她失去理智。

「聽說......你們讓一個普通的醫學院院生進塔啦?是那個....武藤遊戲是吧?」

「這不甘你的事。」雖然心底感到訝異為什麼消息會麽快就傳到對方手裡,但雅米亞還是保持著平穩的態度。

「這不干我的事嗎?他可是一般人,不像我們一樣是個......他們是怎麼稱呼的呢,阿對了『變異人』。」盜賊王雙手一拍,「你們會特例讓他進塔,難道不是藏著什麼陰謀嗎?」

「陰謀?恐怕這詞用在你的身上才比較適合吧?」雅米亞聽到後冷笑的將話反諷回對方身上。

「我還聽說....那個普通人,長得很像亞圖姆啊?這難道不是你們想藉由他控制海馬瀨人的手段嗎?」聽到雅米亞的冷嘲熱諷,盜賊王反倒拍起手用誇張的語調稱讚了對方:「高招、高招,不愧是身為塔的高層的妳們,連普通人都願意拿來利用。」

「.......再不走,你要面對的恐怕就不只是我了,盜賊王。」被反諷回來的雅米亞最後用冰冷的語氣發出了最後警告:「妮克斯大人已經知道你在這了。」

「哼!我遲早會找到辦法消滅你們的。」盜賊王在聽到妮克斯的名字後,只好收回他一派輕鬆的神情,最後不甘願的丟下這麼一句話後就消失在黑暗的森林裡了。

一直直到感應不到對方的存在後,雅米亞才放鬆了警戒,收回自己的黑色鵬鳥。

白雪,一直緩緩的下著,感覺不到氣溫的雅米亞雖然確實不知道什麼叫寒冷,但一想到逝去的亞圖姆、崩潰邊緣的海馬瀨人、馬利克伊修達爾家族的秘密、跟被帶進塔的普通人武藤遊戲和塔裡的許多許多人....想到以後塔勢必會與盜賊王做個了斷,便不自覺的從內心開始發寒了起來。

比起未知的以後,至少,她現在要保護好屬於大家的家的這個塔。

身為塔的人形警報器,妮克斯副手的雅米亞最後仰頭看著漫漫飛舞的白雪,然後消散了自己的身影回到有溫暖火光的塔中,結束了這一次屬於自己的任務。




END

评论
热度 ( 6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