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海表/哨兵嚮導AU】Reflection-記憶的碎片 02

警告!!

故事主線時間軸裡亞圖姆死亡確定、海闇前提的海表

含有大量哨兵嚮導私設

請確認可接受再入內喔

Ps.「記憶的碎片」系列講述穿插在主線之間的一些小小趣事。支線文案是與葡萄芬達合作,由葡萄芬達執筆原案,我進行微調的故事。

主線正篇→[遊戲王]文章列表

============================


巨大的鵬鳥,羽毛在空中翻騰,好似燃燒的身姿,拍翅捲起的風溫暖又輕柔,掃過自己的精神動物,藍眼的精神動物閉上眼,身上的傷口開始平復

精神動物是哨兵與嚮導的倒影,祂們享有主人的特質,共享一條生命,精神動物受到的傷害會反饋回主人身上,加上錐心刺骨的疼痛。

當海馬的精神動物受傷時,都會有一隻美麗的大鳥,輕柔的安撫精神動物的傷口......眼前的情境與過去重疊,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相似......

「喂!不要太靠近我的精神動物!我不是『他』!」

小女孩無奈的喊話讓海馬瀨人緩緩往前的腳步立刻停了下來。

「我當然知道。」停下腳步並且將視線移到說話的小女孩身上的海馬,冷下了臉這麼回答道。

「喔,是喔,你當然知道。」那個小女孩用著完全不相信且充滿敷衍的語氣說著。「不過在我剛剛看來你是幾乎要貼到身上了才會知道的那一種就是了。」

「……滾!」面對小女孩的挖苦,海馬別過臉,用強硬的語氣想驅趕對方離開。

雖然眼前的人看起來只是個十二歲左右的小女孩樣貌,但身為塔中領導人唯一的副手,雅米亞不論能力、階級、年齡.....咳!是「歷練」都比海馬瀨人這個哨兵大上許多,即使海馬是被冠上『最強』稱呼的哨兵,也不該這麼跟對方講話。但小女孩一向不是會在意這種事的人,何況現在這個地方也只有自己跟海馬兩個人而已,也不太需要去維持什麼在其他人眼裡的官威之類的東西。

聽到海馬命令般的口氣,雅米亞也沒有表現出不悅的情緒,反而悠閒的伸手順了順自己那頭長黑髮中在耳邊卻唯獨是觸目的鮮紅色髮絲,語帶輕鬆的說:「要我走是可以啦!可是我走後你家小白的傷沒治好怎麼辦?確定要我收回我的精神動物?」

講完話後,雅米亞眼神帶著些微的狡詐,故意裝做不在意的看向海馬身上還在流血的傷口。

精神動物的傷會反饋到主人身上,相對的治好精神動物,也可以止住反饋到主人身上的傷勢,可惜目前世界上的技術沒辦法做到治療精神動物,因牠們是哨兵與嚮導的精神投影,沒有任何科技可以捕捉或觸碰牠們,不少的哨兵嚮導雖然治癒了自身傷勢卻因救不了重傷的精神動物而死亡。

雅米亞確實了不起,身為塔的第二把手,精神動物也非比尋常,雖說精神動物可互相影響,但具有治療能力的還是唯一的一個。

不,從前有兩個,現在確實只剩下一個了。海馬模模糊糊的想著。

「治好傷,然後滾,雅米亞。」海馬面無表情的用了最少的字數來回應。

「好吧好吧,看在你拜託我的份上,我就盡量囉。」雅米亞無奈的聳了聳肩,命令了自己的精神動物執行治療的動作。「我只能幫助你的精神動物療傷,對你身上那些傷口我無能為力,還是建議你去給伊西斯看看。」

停頓了一下,雅米亞又加了一句:「畢竟我不是專職醫療的人,更不是個嚮導。」

「不用你多管閒事,我不需要嚮導。」海馬因最後一句話又露出猙獰的表情。

「我說過了,我不是亞圖姆,所以如果你不想之後可能死在任務中的話,最好還是去找個嚮導幫助你吧。」

「說過了不需要你多管閒事!」海馬覺得心思完全被對方看穿了,十分惱怒的吼了這麼一句。

這麼一吼,原本趴在地上那隻屬於海馬的精神動物回應著主人的情緒張開雙翅,昂頭咆哮,隨時準備撲上去撕裂激怒主人的敵人。

好在海馬在最後一刻穩住情緒,屬於他的精神動物再度安靜的趴回地面。

「幸好你還控制的了你的精神動物,不然恐怕我家的精神動物現在做的就不是治療而是攻擊你了。」

「少自以為是,就算真的變成那樣,妳也未必打的贏我。」海馬冷冷的回答。

「......當然,你未必會輸我,但那得是在有亞圖姆的幫助之下,別忘了上次的戰鬥是靠你們兩個的力量才能壓制我。」雅米亞難得收起笑容,認真的說。

「夠了!滾!」海馬再次被激怒了,數道白光倏地從他的周圍射出,令人懼怕又具有威嚴的吼聲也隨之響起。

精神動物的傷已經治療完畢,主人身上的傷口也不再流血了,雖然沒有像精神動物一樣完全癒合,但短時間內死不了人。雅米亞冷靜的看著發怒的海馬後在腦中思考著這些事情,當然,此時屬於她自己的黑色精神動物也早就改變位置變成圍繞在自己的周圍以保護主人不會受到傷害。

「不想再繼續找我的話,就乖乖去伊西斯那裡報到,然後再找個嚮導吧!海馬瀨人。」雖然語調中捉弄對方的惡意看似未減,但想傳達到的事應該還是有傳達到了。

快去找個響導吧!不然你的精神絕對遲早會崩潰,我並不希望有需要我親手殺掉失控的你的那一天。

沒有說出口的這句話,隨著雅米亞的精神動物用自己的黑色翅膀完全包覆住主人後,跟她的身影一同不再出現了。

現場只剩下微微失控的哨兵跟想安撫主人傷痛散著白光的精神動物......和一罐嚮導素,就掉落在剛才雅米亞消失的位置。

「哼!多管閒事。」

海馬看著那罐響導素,最終還是走過去撿起了它,並冷哼了這麼一句話。


*********


完成治療任務的雅米亞出現在高塔之上,俯視這個自己跟主人花費心思守護的「家」。

思緒翻騰的雅米亞,就在無人的高塔上聽到最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是,妮克斯大人,海馬的傷不要緊了,但在這麼下去他真的會死的。」


小女孩的聲音難得染上哭音。她不想再失去了,任何一人都不行。

「欸?出塔?我留守?」

雅米亞的驚愕只維持了一秒,又恢復鎮定。她是塔的守護者,理當如此。

「是誰需要妮克斯大人親自出馬……武藤遊戲?」



END



评论
热度 ( 5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