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挖一個坑西挖一個坑
特務世界一家親
DC主吃蝙蝠家
MARVEL有尼尼萬事足
歡迎搭訕w
最常出沒於噗浪:
www.plurk.com/youko1002

【海表/哨兵嚮導AU】Reflection-記憶的碎片 01

警告!!

故事主線時間軸裡亞圖姆死亡確定、海闇前提的海表

含有大量哨兵嚮導私設

請確認可接受再入內喔

Ps.「記憶的碎片」系列講述穿插在主線之間的一些小小趣事。支線文案是與葡萄芬達合作,由葡萄芬達執筆原案,我進行微調的故事。

主線正篇→[遊戲王]文章列表

===============================

今天在桌上的東西是螃蟹造型的餅乾。

遊戲看著最近每天都會出現在桌面上的點心糖果無語了一陣子,他記得沒錯的話,昨天是水母造型的軟糖,前天是海星造型的巧克力.......他真的不懂送這些東西的人用意到底為何?

「呦!看你每天桌上都會有禮物,才剛進塔沒多久就有愛慕者了啊?」身為室友的小傑在看到了遊戲盯著的東西後調侃的這麼說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阿?」遊戲對於室友的調侃也只能這麼回應,因為他真的不懂這些代表什麼,況且送這些點心糖果的人完全沒有留下任何有關於自己的身分的線索。

「既然是這種糖果餅乾,這麼甜甜軟軟的感覺,對方應該是個年紀不大的女生吧?難不成是那個蕾貝卡!挖喔!兄弟,你的動作還真是快!」小傑看著毫無頭緒的遊戲,便自顧自的幫他思考了起來還直接下了結論。

「不!不!我跟蕾貝卡之間並沒有那種關係!」聽到小傑的話,遊戲立刻紅了耳根趕緊做出澄清。「況且我覺得蕾貝卡也不是會送這種點心的人阿!」

「你......這麼說也是啦!那麼,還有可能是誰呢?」本來還想繼續調侃的小傑想了一下後,也覺得那個目前在訓練哨兵中成績最優秀的人並不會做出這種像小女孩的行為,所以只好認同了遊戲的話一同又陷進困惑中。

「塔裡......還有年齡比較低的女孩嗎?比如說十二歲左右的年紀?」遊戲皺了一陣子的眉頭後,最後問出了這麼一句話。

「喔!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對幼齒的女生比較有興趣啊?」小傑聽到後又故意對遊戲調侃了一下。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遊戲聽到小傑的話後,原本已經快要消紅的耳根又再度紅了起來,不自覺得提高了音量的喊道。

「好啦、好啦!當然是跟你開玩笑的!」小傑看到武藤遊戲這麼大的反應先笑了一陣子後才又繼續說道:「塔裡的確有年紀較小的孩子,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可以去問問看醫療班的伊西絲,她幾乎認識塔裡所有的人。」

總算聽到一些比較有良心且實質的建議後,遊戲立刻就衝出房間趕往伊西絲所在的位置走去,一來想掩飾自己的尷尬,二來是他真的很困惑做這件事的人到底想要幹嘛?

「我看這衝的也太快了吧?這麼急的想知道愛慕著自己的人是誰嗎?」小傑一個人被丟在房間後看著忘記關上的門愣愣的自言自語著:「不過,第一天是海星,第二天是水母,今天是螃蟹......有點好奇明天會是什麼啊?」


=======


「伊西絲小姐,妳覺得到底會是誰呢?」遊戲帶著苦惱的表情把這三天來發生在他房間的怪事一口氣跟伊西絲說完後便直奔重點的問道。

「你說連續三天都有餅乾糖果在你的房間出現?」結果回答遊戲的人卻不是伊西絲,而是突然掀開病床白色簾子的馬利克。

「啊!馬利克,抱歉我沒發現到你也在這。」遊戲雖然被馬利克突然的出現嚇到,但也沒有因此失了禮貌的回應。

「那不是重點,我問你,留下餅乾糖果的人是不是沒有留下任何其他的東西,甚至你連對方是怎麼進去你房間的都不知道?」馬利克沒有理會遊戲客套的寒暄,直接問了對方一連串的話。

「呃!是沒有錯啦...但是我剛剛沒有講得這麼清楚吧?」武藤遊戲被問的反而驚訝到忘了自己才是想來問問題的那個人。

「哼!除了『她』,我想也沒有別人會這麼無聊又有能力做到了。」馬利克不自覺得冷哼了一聲,像是自言自語般嘀咕了一些話:「看來是找到新的捉弄對象了。」

「那個......馬利克,所以你知道是誰嗎?」遊戲沒聽清楚馬利克在嘀咕些什麼,但總感覺得出來馬利克知道這麼做的人是誰。

「去問姊姊吧!我現在不想講她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像在生氣的馬利克回了疑似賭賭氣的話,逕自把病床的白色簾子拉上結束對話。

把這一切全部看在眼底且剛才一直插不了話的伊西絲,先是無語的看了一下自家弟弟拉上簾子的病床位置,才又轉頭面對遊戲充滿困惑的臉。

「你還記的你之前在塔中迷路的時候,遇到了什麼人嗎?」伊西絲不像馬利克那般,語氣十分柔和得這麼問了遊戲。

「一個受傷的哨兵和......一個吃著棒棒糖的小女孩!」被伊絲希這麼一問,遊戲便回想起了之前誤闖塔底迷路差點回不來的記憶。「難道是那個頭髮黑中帶紅,穿著像個洋娃娃一樣的小女孩?」

伊西絲對於遊戲的問話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但、但我根本不認識她阿?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的名字叫雅米亞。」

「雅米亞......我確定我真的除了那次被她拉離塔底後,就跟她沒有再接觸過了,我們那時甚至沒說上幾句話。」遊戲困惑的搔了搔臉說著。

伊西絲面對滿臉不解的遊戲,一時之間也沉默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最後,是遊戲又打破了沉默的開口問道:「她應該是個哨兵吧?難不能她也以為我是個嚮導所以想要跟我建立友好關係嗎?」

伊西絲整個人愣住了。

「不行,這樣會讓她誤會又白費力氣的,這樣很不好意思啊!伊修達爾醫生,妳能告訴我在哪裡可以找到雅米亞嗎?」遊戲帶著不想讓對方失望的心情這麼問了。

看著遊戲那天真且完全信以為真的眼神,伊西絲陷入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的窘境。

是據實以告:雅米亞是塔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人物?還是暫時保持沈默呢?

看在雅米亞沒有跟遊戲表明身份的表現上,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不要多嘴呢?但是就讓遊戲這樣誤會下去,吃虧的絕對是遊戲自己啊。

「你只要去沒有人的走廊上叫她的名字她就會自己出現了。」不料,被拉起白色簾子的病床上卻傳來了這麼一句話。

「啊!原來如此嗎?謝謝你,馬利克。」遊戲聽到後立刻表達謝意,接著就急急的轉身離開了病房。

連伊西絲想多說幾句話都來不及,遊戲便不見了人影,最後,伊西絲只好看了一下自家弟弟的病床位置,在看一下遊戲離開的方向.......決定還是繼續處理她手上那一長串的傷患清單就好了。

如果說高層對遊戲自有安排,那自己也就別多話,才是最好的吧?


=======


「雅米亞!雅米亞妳在嗎?」

「喔,你終於來找我了呢!」

走到空無一人的走廊後,遊戲先是小聲的試探的喊了一下,雖然是想要對方的回應沒錯,但才剛喊完就馬上一個人影就出現在身後方著實令他嚇了一大跳。

「妳、妳就是雅米亞?」先是拍了拍胸替自己壓壓驚後,遊戲便轉過身與對方講話。

對方看起來像是個比蕾貝卡更加年幼的小女孩,頭髮跟之前看到的一樣是那種特殊的髮色,柔順的黑髮中唯獨耳邊跟額前的瀏海有著幾搓鮮紅的髮絲,但衣服就跟之前看到的不太一樣了,雖然同樣可以被稱為是像西方洋娃娃一樣的衣服。

「對,是我,我是雅米亞。」雅米亞將手撐在下巴後,用專注且好奇的眼神看向遊戲,比起之前在塔底匆忙且些微專橫的印象,雅米亞現在看起來就真的像尊人畜無害的洋娃娃。

「呃、那個,這幾天送我點心的人就是妳嗎?」看到對方如此從容的態度,遊戲反而覺得自己太過毛燥了,便微微感到害羞的摸了摸頭問道。

「是啊,喜歡嗎?」

「咦?不、那個......可以先問問為什麼要送我這些東西呢?」

沒料到對方會如此乾脆的承認及問話,遊戲先是反應不太過來才開口問出自己真正要來找對方的原因。

雅米亞笑意更深的微微歪了頭,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呃......那個,你是哨兵吧?而且看妳的年紀跟蕾貝卡應該是同期的訓練兵,請問你是不是也把我誤認成是嚮導了呢?所以才送我這些禮物。」被雅米亞盯得頭皮發麻的遊戲只能繼續把自己的獨角戲唱下去,「但是我不是嚮導,雖然跟你們以前的一個嚮導長得很像,但我只是個普通的醫療人員。」

說到這裡,雅米亞的眼睛飛快的眨了一下,完美的笑容有那麼一瞬間出現鬆動的跡象,但很快回覆巧笑倩兮的表情。

遊戲沒有發現雅米亞細小的變化,繼續說道:「所以,可能你送我這些點心是想跟我做朋友或是想找個嚮導,但是我真的不是個嚮導,所以我沒辦法回應妳的好意。」

「沒關係,我不在意。」聽完遊戲的解釋後,雅米亞沒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像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般笑了,「難道送人禮物一定得是想要對方的什麼嗎?遊戲大哥哥?」

看到對方如此純良的笑容和那個大哥哥的稱呼,遊戲突然覺得自己之前的許多猜測跟困惑都太多慮了。

「不!不!當然送人禮物是可以沒有理由的囉!雅米亞小妹妹。」說著,自己也露出了充滿善意的笑容回答雅米亞的話。

「對吧?所以遊戲哥哥還喜歡那些禮物嗎?」雅米亞繼續用著她可愛的嗓音問道。

「嗯,喜歡,也很謝謝妳!」

「太好了!那我以後還可以再來找遊戲大哥哥玩嗎?」

「當然可以,不過......妳是哨兵?嚮導?平日需要接受塔的訓練吧?」遊戲覺得他有義務跟眼前的小女孩說清楚,「不可以影響到你的訓練喔。」

雅米亞沒有正面回答遊戲的問題,反而樂的拍手,「大哥哥不用擔心,我很強喔,訓練那種事對我來說不是問題。」

「真的?可是該有的訓練還是要去喔,不然我會覺得對不起妳的教官的。」

「那有什麼問題。」就算是教官也不敢對我怎樣,雅米亞在內心竊笑,「總之,你答應我可以隨時來找你玩囉?」

「嗯,沒錯。」

雅米亞發出歡樂的笑聲,而正巧的是的確也有一陣大風在走廊上刮起,沙塵大到讓遊戲不由得閉上眼睛。

小女孩甜蜜的笑聲傳進遊戲的耳裡,「這可是大哥哥你說的,不要忘記囉!」

待遊戲重新張開眼睛的時候,雅米亞的身影就像剛才一開始出現的那樣,沒有任何腳步聲的又消失身影了。


======


事後的某一天遊戲才想起,他根本沒有跟雅米亞講過自己的名字,為什麼她卻好像什麼都知道一樣?而且那樣的出現與離開的方式...... 他應該不是撞鬼了吧

在遊戲把這一連串詭異的事情與自己的猜疑告訴伊西絲後,伊西絲又陷入的沈默。

既然雅米亞不願透露自己的身份,伊西絲只能答道:「放心,她不是鬼。」

「喔、喔......也是,如果她是鬼的話伊西絲小姐或是馬利克你們怎麼會認識她呢?我真是多慮了。」遊戲聽到伊西絲明確的否定自己的猜疑後,便放心的自嘲得笑了一下。

或許,撞鬼也比對上雅米亞來得好。伊西絲在心裡默默的補充著。


======


遊戲在塔內度過的第一個聖誕節在豐富的聖誕大餐還有跟蕾貝卡的交換禮物中落幕。

說實話,能夠有興致玩這種小遊戲的,就只有尚在訓練的年幼哨兵嚮導,據說今年聖誕節沒有往年熱鬧,大部分的人員都被外派出門執行任務,所以只有小小的交換禮物就結束了耶誕晚餐活動。

一年之中,大概也就這麼一次可以有個溫馨又讓人放鬆的聚會吧。身穿紅衣、帶著聖誕帽的貝卡斯教授愉快地說。

回到寢室的遊戲脫下沾滿亮片、小彩帶的外衣,跟室友道過晚安後爬上床。

或許是喝了點蛋酒腦袋有點昏昏沈沈的,遊戲覺得他聽到雅米亞特有的小女孩嗓音輕輕說道:『聖誕快樂!遊戲大哥哥,明天的糖果造型還敬請期待囉!』

祝福像風一樣,吹過了無痕跡。




END


评论
热度 ( 7 )

© 紫芊 | Powered by LOFTER